在锦衣卫北镇抚使宋忠,带着数个手下赶来的时候。
秦淮河畔,平安茶楼。
“东家,这简直不可思议,咱们准备的所有早点,全部都卖光了,一点剩余的都不剩下。”
“昨日东家你说让多准备点,我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来,果然还是东家料事如神。”
张伯激动的说道,现在茶楼的下面,差点已经不提供了。
但是茶楼大厅,却是虚无坐席。
张伯无奈,只好让人早点把说书先生请来镇台。
对比起火热的早点生意,说书喝茶这块,就显得平淡了许多,不过茶楼热度在。
所以很多人对这个新开业的茶楼有很大的好奇心,便也有带着这样的心思留了下来。
“账房那边统计出今天的收入没。”朱英问道。
“还没有,主要是现在楼下还有很多订餐的,这般看来,我们现在的小厮可能有些不够。”
“目前账房那边,还在登记住所,且现在越来越多的勋贵家,都开始安排人过来订早点了,东家,我有些担心怕配送不过来。”
张伯说着说着,就有些忧虑的说道。
外卖这个玩意,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不过这都是大户人家的专享。
配送费在价格上,可要比后世高上许多。
甚至一些跑腿的小厮,偶尔碰到主人家心情好,还能收获一波打赏。
“人不够就招,不要怕人多,咱们品类多,到时候让厨子们搞几个搭配的套餐出来,价格上给点优惠。”
“那些勋贵家好的就是个面子,把脸面给足了,自然不会有什么过错。”
朱英详细的嘱咐道。
所谓民以食为天,华夏的美食文化,自文明之火的初期,就已经开始蓬勃发展了。
可不要小看吃食这块,若是朱英或者下面的厨子想要到皇宫去混个官做。
靠着美食去光禄寺干个头目,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放在后世,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了,运气好让皇帝吃开心了,赏赐个爵位都有可能。
“是,东家。”
张伯闻言后,喜气洋洋的安排去了。
在张伯的感受中,这银子来得真是快多了,不过两个时辰,茶楼今天的收入,估摸着十两银子左右了。
感觉比在草原,西域那边,拼死拼活来得银子要快得多。
这一刻,张伯,包括跟随朱英的那些个手下,顿时就爱上了大明京师这个地方。
........
大明皇宫,华盖殿。
华盖殿便是在奉天殿的后方,谨身殿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