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军都督府:黄辂、杨泉、马俊。
右军都督府右军都督府的王诚、聂纬、王铭、许亮
中军都督府的谢熊、汪信、戈预
前军都督府的杨春、张政,
后军都督府的祝哲、陶文、茆鼎
吏部尚书詹徽、户部侍郎傅友文。
金吾前卫指挥使姚旺、金吾后卫指挥使李澄、羽林左卫指挥使戴彬、羽林右卫指挥使严麟。
府军卫指挥使李俊、府军前卫指挥使武威、府军左卫指挥使轩兴。
府军右卫指挥使袁德、府军后卫指挥使龙广。
常遇春之子常升、鹤庆侯张翼、普定侯陈桓、景川侯曹震、舳舻侯朱寿、永平侯谢成、会宁侯张温、怀远侯曹兴、孙兴祖之子孙恪
韩政之子韩勋、曹良臣之子曹泰,纳哈出之子察罕、濮英之子濮屿、桑世杰之子桑敬,何真之子何荣。
看到这里,朱英没有再继续仔细翻看,而是随手翻阅一下。
下面还有关于金吾诸卫、羽林诸卫、府军诸卫、虎贲诸卫、锦衣卫、旗手卫、神策卫和豹韬卫等等。
千户,同知,佥事。
然而这些名单,仅仅只是京师及京师周边有关的。
朱英看了看后面还有十多本跟蓝玉有关的奏报名单,那些是关于大明全国各地卫所的,显然人数更为庞杂。
朱英总算知道,为什么蓝玉案可以牵连一万五千人了。
单单这些名单而言,估摸着就有三四千人了。
最为关键的,这些名单,应当是朱元璋从太子薨逝几日后,才开始对蓝玉进行收集,至今不过月余。
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当初朱元璋,会借着蓝玉案,进行大肆屠杀了。
任谁看到这份跟蓝玉有关密密麻麻的人名,都会心下震撼。
朱英早期对蓝玉的印象,大概也就是自捕鱼儿海战役后,蓝玉的自我膨胀,嚣张跋扈。
作为继承徐达,常遇春之后崛起的青年将领,淮西集团勋贵的领袖,蓝玉在军中的影响力,确实很广。
当朱英冷静下来思考,很快就发现,其实这份名单,多少有些名不副实。
大部分的人员,或许跟蓝玉的关系很是亲密,但绝对达不到一同谋反的程度。
只是以朱元璋的脾性,那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老爷子将这些名单交给我,想必是想告诉我,若是我不能让蓝玉忠心臣服,想必对于蓝玉,也唯有弄死一途。”
朱英从最初名单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后,就体会到了老爷子的心思。
因为蓝玉的名单,在送来的时候是被单独存放的,很是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