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樉趴在地上,在被乱棍暴打的时候,不敢躲闪,硬生生的承受下来。
不说打个半死,内伤指定打出来了。
他依旧不敢吱声。
其实就现在的朱樉来说,被暴打一顿,已然是好受了许多。
人就是这样,在面对未知的时候,更加的恐惧。
但恐惧降临的时候,反而就没那么恐惧了。
感受到父皇停下来休息,他悄悄的侧过头去观望。
父皇正倚靠在书案上,显然有些累了。
朱樉想说两句,犹豫了下还是没说,他知道关于玉佩的重点,还没来。
此刻的朱元璋,在打完老二后,眼泪止不住的留下。
杀威棒丢在一边,玉佩碎了,他也跟着心碎。
“咱当年一无所有,蒙汤和兄弟记得咱,给咱送信,让咱跟这去投奔郭公的红巾军。”
“咱不贪墨功劳,也不贪墨钱财,和诸多兄弟分润。得了个好名声,蒙郭公不弃,把大妹子许配给咱。”
“能娶到大妹子,是咱一生中最大的骄傲。你不知道当时的大妹子,那是多么漂亮,咱是一眼就相中了。”
“咱这样的土哈哈,属实就是高攀了。”
“咱朱国瑞这个名字,就是和大妹子成亲后,大妹子帮忙娶的。”
“多少年来,大妹子对咱不离不弃,患难与共。孩子们都是大妹子带着的,咱在前边打仗,大妹子就在后方操持,出谋划策。”
“没有大妹子,咱哪里来得这大明江山。”
“咱这一生呐,过得最快乐的时候,便是大孙子出生后,和大妹子一起带着长大。”
“便是老天惩罚咱,大孙子早夭,大妹子也跟着去了。”
朱元璋絮絮叨叨的说道,好似说给朱樉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朱樉唯唯诺诺匍匐着,听着父皇念叨着往事,心底里的恐惧逐渐加深。
他明白,这一切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对于母后,朱樉也是极为亲近依赖。
这个时候他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懊悔和愧疚。
朱樉的成长,在年幼的时候,就是马皇后一直操持长大。
打碎父皇心爱,且念想着的玉佩,他心里也很不舒服。
“还好,大孙子又回来了。咱这心里呀,总算有了新的寄托。这日子也越发有盼头了。”
朱元璋突然感叹着说道。
朱樉听到这话,一头雾水。
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或许是父皇思念过甚,有些糊涂了。
朱元璋说完这句,便又想到老二。
转头来呵斥道:“你这混账东西,好大的威风,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