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朱英走后,蓝玉和蓝氏聊了很久,也聊了很多。
其实在蓝玉的心中,对于朱英的出现,是惊喜的,除此之外,也没其他的认识了。。。
和李景隆不同,对于群英商会的存在,蓝玉并不清楚。
所以今日的蓝玉,在见识到朱英的冰山一角后,才会这般震撼。
一旦火绳枪批量制造,普及开来,精通军事的蓝玉明白,这将会改变战争的格局。
火绳枪的训练太简单了,完全和弓弩手不同。
一个好的弓弩手培养出来,其中耗费的代价很大,而且在杀伤上,也难以相比。
蓝玉是训练过火铳兵的,简直不要太过于简单,哪怕是生手,只要随便训练一下,就能熟悉掌握火铳的击发。
后面的训练,就是队列和稳定的问题。
目前军中的火铳兵本来就多,火绳枪可以无障碍使用。
“今日兵仗局这边来不及了,待过几日去火药司吧。”朱英说道。
蓝玉点点头,到了这个点,也差不多是要回去了。
且今日的蓝玉,本来应当去上早朝的,不过因为去火药司的缘故,就耽搁了。
作为中军都督府左都督,他不去办公也没人敢说闲话。
至于陛下那里,和长孙殿下一起,倒也没多大的问题。
朱英和叶月清才到宅院,准备享用晚膳,宫里司礼监的秉笔太监郭忠,就过来了。
看着在郭忠后面的,提着大木箱的两个小太监,朱英无语道:“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嘛,今日都忙活一整天了。”
郭忠闻言,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躬身作揖惶恐道:“殿下恕罪。”
“何罪之有,行了,放下吧。”朱英也不可能去为难他,这是老爷子的意思,一个太监哪有办法。
不过对于这些奏章,朱英确实没多大的好感。
多数人心目中的帝王,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实际上的帝王,起得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批不完的奏章,处不完的国事。
偶尔来个天灾人祸,还得想尽法子去解决。
木箱放到书房后,朱英交代道:“我晚点再看,尔等先回宫吧。”
郭忠闻言回道:“陛下交代,这些奏章均是属于‘以工代赈’上奏情况,请长孙殿下详细查看。”
“行了,我知道了,明日下午,便过来拿吧。”朱英点头回道。
“遵令。”
待郭忠等人走后,朱英打开箱子瞧了一眼,里面堆积着上百本的奏章。
“真是难受,早知道还不如去安南开国,整个好点的制度,如此大的体量,又不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