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布政司,瘟疫重灾区,某县城内。
“妾身早就说了,老爷若是想要救济那些穷苦人家,妾身自是不会拦着,这都是积阴德的好事。”
“可是老爷,咱们家里这点底子,您就不能为自己留一些嘛,不说妾身如何,老大老二他们,都是指望着老爷吃饭呐。”
“还有咱们院子里,这么多的仆从,老爷顾得上别人家旳死活,就顾不上自个家的死活了嘛。”
“现在得蒙虞王殿下,关注我们这些在瘟疫之中受折磨的,送来了方法。”
“但是咱们家现在已经穷得,连石灰都买不起了呀。”
“这外面的瘟疫如此严重,别人家里有石灰,就咱们家里没有,那瘟疫是不是就会跑到咱们家里来。”
“老爷啊!这瘟疫要是来了咱们家,可要咱们怎么活啊!!!”
身穿麻衣的贵妇,伏首在桌面上,不断的哭泣。
宋立昌见此,却是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眼看妻子一直哭哭啼啼,宋立昌终于忍不住,将茶杯狠狠的砸在桌面上,呵斥到:“够了!”
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你个妇人懂什么,官府早就发了昭告,石灰是全部不用花钱的,便是再有钱又能如何,难道隔壁老王家,他就能多拿一些不成。”
宋立昌呵斥后,解释说道。
妇人闻言,辩驳道:“老爷诶,隔壁老王家有多少石灰送过去,他怎么会跟别人说。”
“这个时候,只需多使些银子,那些个当差的,哪还能不多给点,只要银子给得足够,知县都能多批下一些给我们。”
宋立昌声音有些微怒道:“妇人之见,知县大人不是这般人,再多银子也不会收的。”
妇人不敢辩驳,只得嘀咕道:“老爷没使银子,怎能知晓使不使的区别。”
“哼!”
宋立昌冷哼一声,懒得搭理。
在瘟疫如此严重的今日,宋府到现在都没有瘟疫出现,这其中主要归功于宋立昌的个人习惯:洁癖。
宋立昌有微弱的洁癖,看不得脏乱,就算是府中后厨猪圈,也命令下人必须打扫得干干净净。
在瘟疫出现后,宋立昌拿出大量钱财赈灾。
瘟疫袭来,有些感染了瘟疫,活不下去的百姓,饿着肚子的时候,就冲击大户人家。
都要死了,还不能做个饱死鬼咋滴?
就是这样,使得城内一些大户人家,直接被瘟疫给攻破了。
临死前的疯狂,是正常人很难理解的。
不过由于宋立昌的好名声,所以再苦的百姓,都没有选择宋府。
卫生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