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臣有罪。”
蓝玉一见到朱英,立马抱拳行礼道。
“舅爷,你这是干嘛呢,好生生的,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朱英疑惑的问道。
他当然不会直接说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要的就是蓝玉自己说出来。
蓝玉闻言,有些羞愧的说道:“臣午间吃了口酒,有些上头,因为曾经部将在吏部尚书詹徽哪里受了欺负,就没忍住。”
“臣和詹徽速来不对付,那厮作为吏部尚书,对于我等武将的职位,几乎没有不刁难过的,对于自己的朋党,则完全不一样。”
“想到之前的种种,臣被酒气一熏迷了头脑,带着人上门,就把詹尚书给打了。”
听到这话,朱英惊讶的说道:“吏部尚书詹徽?”
“舅爷难道不知道,那可是爷爷眼中的大红人,眼前最为得宠的臣子,舅爷竟是将他给打了?”
听到这话,蓝玉顿时低头,不知如何回答。
朱英继续道:“舅爷,这里可是京师呀,若是在京师之外,还好说些,但在这大明京师,舅爷怎能如此糊涂,而还是正二品的朝堂命官。”
“这岂不是没将大明律法放在眼里,若是爷爷知晓了此事,定然会勃然大怒,少不得会定下一个祸乱朝纲之罪。”
“你也知道爷爷那爆脾气,真要也跟你一般上了头,可就说不好了,怕是连我都劝不住。”
朱英沉声说道,语气有些严肃,让气氛都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蓝玉其实这次过来,本来也没太大的压力,他感觉有着长孙殿下这层关系,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责罚。
但是如今长孙殿下这般一说,顿时就让他有些惶恐起来。
似乎这次的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许多。
朱英看蓝玉变幻的神色,再次补充着道:“自古武将欺负文官,可没什么好下场的,那些个文人天天盯着,随便什么事情,都给你来一波弹劾。”
“即使是这次的事情能够缓过去,以后怕是也不好过。”
对于这些,蓝玉懂得。
若是在天下大乱的时候,武将的地位自然可以提升起来,一旦天下平定,就得依靠读书人治理。
文贵武轻,可不是一句空谈。
想到这里,蓝玉顿时没有犹豫,磕首道:“殿下救我。”
朱英见此,忙道:“舅爷,你这是作甚,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一边说着,朱英就去把蓝玉搀扶起来。
“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可言,这件事的关键,有两点,其一便是在爷爷那里。”
“惩戒是肯定逃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