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心态都要裂开了。
别人不知道,作为锦衣卫的都指挥使还能不知道道衍是一个怎样的情况么。
是你们硬生生的,将本王最为厉害的军师,给逼走。
人都已经是投靠朱英了,也就这还不放心,怕于本王有所勾连,把道衍直接给调度到了高丽当国师。
现在人家指挥着二十万的大军,快活逍遥。
打倭寇的声势,比本王跟晋王在沿海加起来都要大,连那些侵犯的倭寇,都直接跑过去支援了。
据说都快打到倭国本土了。
千里迢迢之外,你谁不怀疑,去怀疑道衍跟本王合谋此事,背后操控。
这一刻,朱棣就有一种冲动,将面前才泡上不久滚烫的茶水,直接泼到这蒋瓛的脸上。
深深的吸气一口,朱棣还是忍了下来。
他知道现在父皇本就多疑,现在又是追查幕后之人的关键时刻,涉及到朱英,父皇大概是要有些丧失理智的。
若是不小心太过于跳脱,让父皇真正给盯上,可就不好了。
再者说当初朱英身份那档子事,怕是父皇都调查得清清楚楚了,一些想法自己没动作,不代表父皇不知道。
否则这父皇身边贴身侍卫蒋瓛,也就不可能在出事的今天,直接就奔这里来了。
说白了,自己在父皇的心中,还是一个怀疑对象。
‘父皇,儿臣在你那,就这般不值得信任嘛。’
朱棣突然感到有些委屈。
自己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所有皇子无出其二,朱英在就也就算了,为何自己连朱允炆都比不过。
不是你自己口口声声说,我最类你嘛。
为何到了现在,变成这方模样了。
“咳咳...”
蒋瓛说完之后,见朱棣张口欲言,又转而停止,然而陷入沉思,神情千变万幻。
只能是咳嗽两声提醒。
朱棣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而后稍稍回忆了下,这才说道:“道衍法师跟本王有没有联系,尔等锦衣卫,难道不是最清楚的嘛,何须多此一举,询问本王。”
“再者说,本王长期处于北平,这京师里都不甚熟悉,如何会与太孙殿下的事情,有所关联。”
“蒋指挥使,你这般询问,是否有些过于牵强了。”
“本王和皇侄的关系,本来就比较好,在皇侄册封大典的那天,都曾亲自感谢本王,怎么到了你这里,反而怀疑起本王和皇侄的关系来。”
说到这里,朱棣语气一沉,喝道:“你莫非是要离间本王和皇侄的关系不成!”
聪明的人,在谈话之间,都会掌控自己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