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允炆毕竟年轻,这般被一说,顿时就有些慌了。
而这丝慌乱,恰好被刘和捕捉到了。
前几日,朱允炆在修订大明律的事情上非常头疼,整个大理寺的进度,也是极为缓慢。
毕竟这其中涉及到的条款太多,而且按照大兄的意思,必须要具体化,甚至要有类似的案例支撑。
这就涉及到大量的卷宗了。
其中从刑部运送过来的卷宗,按照现在的即将修订的律法一查,发现大部分卷宗都出现了问题。
甚至隐约中,似有冤屈存在。
这个时候,就有争议了。
最大的争议,无非就是《御制大诰》。
《御制大诰》乃朱元璋亲手为主编纂,收集了大量的案例。
按理说,即便是新的大明律法,也当以《御制大诰》为主要参考,虽说这新的大明律,是太孙殿下要求修订,可陛下尚在,有些事情也当需要顾及道。
这般一来,争议就越发大了,往往一条律法的制定,都需要争议良久,大理寺的正殿里,那是经常吵得不可开交。
僵持不下的时候,该是如何,也就只能请皇孙殿下朱允炆来定夺了。
而朱允炆听完左边,觉得左边有道理,听完右边,觉得右边有道理。
顿时就没了主意。
于是众多大理寺的官员们,也就只能继续吵了,好几次吵得过于厉害,差点撸起袖子就要干仗。
现在的很多官员,尤其是老一批上位的,都不算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多是跟着朱元璋打过天下,也立下了些许功劳,然后被分配过来。
这让朱允炆就有些头疼了,本来是被钦点的此次大明律修订主编撰,现在感觉每天头昏眼花的。
这比当初去被大兄安排训练,要难受太多。
关键这般日子,还看不到头。
也就是吕氏那番话,让朱允炆心里有了相反。
其实按照吕氏的意思,是要先将解缙的事情,提前跟太孙殿下说明,而后争取太孙殿下的同意。
这样一来,倒也没什么问题和错误的可能。
吕氏是清楚解缙虽然大才,但去年被陛下打发回了老家,修身养性,磨磨性子。
现在能够把他给再次征召回来的,也只能是太孙殿下。
朱允炆原也是准备这般做的,只是在第二日的时候,正好朱英外出,而回到东宫的时候,黄子澄在。
黄子澄作为朱允炆的伴读,也是贴身人,虽然因为最近东宫这边的关系,往来相对比较少了,但情感依旧。
听着你朱允炆说起解缙的事情,黄子澄顿时就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