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蓝玉的分析下,朱权对于目前的情况逐渐清晰。
反贼藏匿山中,易守难攻,只能以计取之。
现在无非就是暗通曲款的事情了。
可以想象,那么多的平民,肯定其中有不少人会选择弃暗投明。
现在对于彻底处理反贼,倒是没那么紧迫,完全可以慢慢来,毕竟春耕已经开始在进行了,农田也没遭到什么破坏。
京师这边。
随着时间流逝,正当大道的水泥路面,已经开始逐渐凝固起来。
不过为了能够彻底的硬化,朱英还是下达令旨,须满一月,方可行走。
京师皇宫。
“老兄弟,来,喝口热茶,这天气,明明已经立春,却还如此之冷。”
“谢陛下。”
乾清宫中,朱元璋和汤和一起,喝茶闲聊。
汤和来皇宫,自然是朱元璋特意招过来的。
一口热茶下肚,汤和感觉身体的寒冷被驱散不少。
虽说住在内城,但上次来皇宫的时候,还是太子朱标逝世。
正旦因病疾复发,只能卧病修养,最近才堪堪好转。
“汤和兄弟,最近朝堂上的事情,可是有所听闻。”
朱元璋笑眯眯,颇有些眉飞色舞的问道。
汤和心中一惊,忙道:“老臣最近一直躺在床榻,对于朝廷之事,未有丝毫耳闻。”
朱元璋有些不悦的说道:“正阳大道重新修建,这般大的事情老兄弟都不知晓吗。”
汤和快速回道:“此事老臣倒是听家中奴仆提起过,不过臣当时迷糊着,也没听得清楚。”
朱元璋再问道:“那入皇宫的时候,总该看见了吧。”
汤和再道:“这风不大,可老臣的身子骨忍受不住,自打房门口上轿,就没朝外看过。”
听到这番话,朱元璋顿时一滞,着实是拿汤和没办法了。
只好解释道:“咱这大孙呐,从欧巴罗那边找来一批工匠,研发了一种叫水泥的玩意。”
“这玩意合了砂石后,就跟稀泥一般,但不出两个时辰,便可坚硬如岩石。”
“是以此法,再造正阳大道,,自正阳门下于承天门前,左右扩宽三十丈,那一眼望去,真就有当初去草原那股子味道。”
“可惜老兄弟你没看见,不过也不急,待会出去的时候,可得好好看看。”
汤和闻言,脸上震骇之色非常明显,而后作揖道:“恭喜陛下,太孙殿下如此聪慧,更兼之能懂中外之利。”
“往后大明繁荣昌盛,可堪万世矣。”
听到这番话,朱元璋哈哈大笑起来,非常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