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湖。
洪武初年,玄武湖成为贮存全国人口、田亩档案的黄册库所在。
同时也禁止民众入内。
时人诗曰:为贮版图人罕到,只余楼阁夕阳低。
不过在洪武二十年,朱元璋为激励进学,再度颁发谕旨。
于每年春季,玄武湖可对外开放,仅限身有功名者。
也就是说,最次得是个生员,才能有进入的资格。
当然,这一条对于勋贵大户来说,没多大意义,身世显赫,便就无须在乎这么多了。
几年过去。
每逢春季,这里就成了书生秀才,大户子女踏春所在。
与其说踏春,实则还有相亲的意味。
一些未婚女子,包括皇室,勋贵,皆可过来。
像是朱明月所求,也是来此。
玄武门下,一辆马车驶入,直入玄武湖中。
玄武湖分布着各具特色的五块绿洲,为环洲,樱洲,梁洲,菱洲,翠洲。
梁洲,闻鸡亭。
这么好的地方,自然早就被人占据。
看穿着大概便是国子监的学子。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关系,锦衣卫径直过去,将所有人驱赶,禁严梁洲。
“锦衣卫清场,好大的气派,整个梁洲岛都不给进,也不知来得是什么大人物。”
“能有什么大人物,现在正是朝会时间,各路大人基本都在皇宫里头,看这样子,无非就是锦衣卫某个千户,带着小妾过来享乐。”
“太嚣张了吧,千户还敢这样?”
“有什么不敢的,仗着陛下信任,肆意妄为。”
“哼,我爹是正四品的侍郎,不过一个千户,今日我非得去问下,看看是锦衣卫哪个你千户,敢如此妄为...诶,你拉我干嘛。”
“疯了吧,这可是锦衣卫,莫说是你,你爹怕是都不敢招惹,真要被他们盯上,不死都得脱层皮。”
“我爹为官正直,可不怕他们。”
“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真被盯上,可不见得是件好事,你爹若是知道,怕是腿都给你打断。”
“我....”
半晌,这位想要出下风头的国子监学子,最后还是垂头丧气,没有过去。
方才的一腔热血,在同窗的述说下浇灭。
现在再看向梁洲方向时,已经没了冲动。
闻鸡亭内。
“大兄,我想去樱洲看看,可以吗。”朱明月眼含期待的问道。
朱英有些逗她:“可以,那便让允熥陪你一起去吧,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一个人去也不好。”
朱明月顿时哑火,不过随即眼珠子一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