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户部尚书整体的安排章程,朱元璋还是比较满意的。
在赵勉讲完作揖后,朱元璋提点道:
“高产作物的种植,和原先水稻麦田并不相冲突,是以更多的百姓,在官府的引导下,会选择开垦新的荒地。”
“总是有那么一些人自私自利,抱着侥幸的心思,以为官府不会发现,隐瞒上报新地的数目。”
“在春耕之后,户部的工作不能停,对于所有发放高产粮种的地区,要进行新一轮的土里丈量,保证所有新开垦的土地,都在登记造册之中。”
朱元璋原先就是个给地主打工的放牛娃,对于地主隐瞒土地的事情,自然是非常熟悉的。
底层的农民不仅仅是淳朴,而有着自身的小聪明,尤其是在对土地这方面的事情上。
粮种的发放,同时也伴随着教导。
朱元璋清楚,当农户知晓这些高产作物只需要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形成新的粮种的时候,一定会有许多农户暗中开垦。
在这个情况下,户部的统计就不能按照粮种去核算了,必须要清量周边所有土地。
但凡有私自开垦者,必须严惩不贷。
这个苗头不能开,须知番薯,马铃薯,玉米等作物,可作为国库粮食的储备,即便是味道差一点,那也能活不少了。
已经是赋税减半了,再被大量偷税漏税,损失的就是朝廷。
“臣谨遵谕旨。”
赵勉再次起身作揖道。
丈量土地可不是小活,对于户部而言,包括各地户部倾巢出动,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虽然陛下没有说规定具体的时间,但是赵勉心中很是清楚,若是在夏粮之前不能把所有的土地文册交由陛下审阅,那么自己这个尚书的位置,也算是干到头了。
“茹尚书,看你这遮遮掩掩的模样,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朱元璋眼尖,顿时就注意到兵部尚书茹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直接开口提问道。
茹瑺能够混到尚书这个位置,自然算是个人精了。
刚才陛下和赵勉定下春耕的事宜后,就故意表现出有些迟疑的感觉。
果然陛下就注意到了。
茹瑺起身作揖,面上带着三分犹豫,三分迟疑道:“启禀陛下,臣这里收到一份来自边疆山西大同左卫的密报。”
朱元璋听到这话,眉头皱起,问道:“为何方才不在早朝上说。”
茹瑺身子一抖,似乎有些害怕的说道:“臣,不敢。”
朱元璋听到这话,有些诧异,继续问道:“密报的内容是什么。”
茹瑺回道:“是对山西左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