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现在我们该回去了,若是再等久些,怕是爷爷那边伤到了身体。”
玄武湖梁洲,朱英起身开口道。
大同左卫的事情,早在之前,朱英就已经知晓了。
去年群英商会大量成员,前去山西勘探开采煤矿,需要周边卫所军户的协助。
就是在那个时候,商会的成员接触到了大同左卫的军士。
正常来说,就现在的大明,哪怕是屯田兵,也不是说身体特别强壮,虽然能自给自足,但敞开肚子吃是不现实的。
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家中妻儿考虑。
然商会的人却发现,大同左卫来的军士,一个个面黄肌瘦,皮包骨头,显然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吃过饱饭的那种感觉。
和其他卫所对比起来,尤为明显。
反观带头的百户官员,身体都是长满肥膘,站在一起,更加刺眼。
要知道大同临近草原,大同左卫算得上是边疆军队了,不仅操练的次数要更加多,且战斗力按理说也是要足够强盛的。
一旦边境草原来犯,第一批调动的,就是大同左卫这些就近的卫所。
不得不说,朱英对于群英商会内部的思想教育还是相当到位的,商会的主事虽说没有官员,但在他们的心中,一直就是以太孙嫡系自居。
现在能够就任商会主事的,都是曾经跟着朱英从西域一起成长而来,或许他们对于大明没有什么忠诚可言,但是对于东家,个个都是信服。
换一个角度来说,曾经的东家,现在的太孙,那么整个大明,就是如同西域一般,都是东家的。
在意识到有问题之后,商会的主事便就暗中联络这些军士。
果然发现了极大的问题。
接下来的一切,便就是顺理成章了。
在大同的商会的主事,是曾经在蒙古草原上待了十多年的,正是因为对草原熟悉,才会被指派到大同这边来负责。
曾经在蒙古草原的时候,这位主事最为擅长的就是合纵连横,挑拨离间,暗中怂恿这些鬼蜮伎俩。
自从到了大同这边后,过得太悠闲了,还真有些不习惯,甚至怀念当初在草原的那种刺激日子。
好家伙,在面对这次的事件后,心下一计较,顿时有了主意。
因距离京师太多遥远,所以在把情报传递出去后,主事直接就开始策划起来。
大同左卫的百户之事,也正好给了主事机会。
包括那封送到京师来的密报,自然也是出自于主事的手笔,走的也是商会的渠道。
朱英得到密报后,思前想后。
他很清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