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盖殿内的五位尚书,听着太孙的话,心里头升起一股子惊喜的味道。
同时看向太孙的眼神,都变得亲和了许多。
在此之前,由于凉国公蓝玉的关系,太孙亲近武将疏远文臣,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固有印象。
即便是在冬季严寒,体贴文武大臣得了许多感激,但近武的标签,难以改变。
然今日这番话,让众臣是彻底的改观。
要知道就刚才太孙殿下要动卫所制度的这个说法,这一动,动的可就是整个大明军队。
其中茹瑺更是心中有些小小期待。
这意味着兵部将会真正得到掣肘武将的权力。
而不是现在的空架子。
接下来,就看陛下的意思了。
朱元璋半晌没有说话。
并非是说大孙虽未明说,暗中有否认卫所制度的关系。
能够打下偌大疆域,成就大明开国之朝,朱元璋在政务的施行上,从来就不是说绝对的乾坤独断。
至少说采纳谏言这块,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若非如此,在洪武初立,倭国斩杀明使时,就已经整备大军,远洋强攻了。
“卫所制度,如今深耕大明各地,历时已久,即便是咱想动,也不是说随便能动的。”
“大同左卫李林之事,还不够格。”
良久,朱元璋缓缓说道。
然这话,却让朱英,包括众位大臣面上流露出喜色。
不是不动,而是时候未到。
这同时也就意味着,陛下的意思是卫所制度,也不是不能改。
不管怎么改,只要是改,那么就必然会降低武将勋贵手中权柄,这个是必然的。
在场的大臣,哪个不是人精,这点自然都能想到。
于此同时,詹徽的目光,有些闪烁。
要知道现在的詹徽,位高权重,为吏部尚书,同时也得陛下宠爱。
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大多数人并不看好詹徽的未来。
因为此前凉国公蓝玉,可是将詹徽暴打了一顿。
明面上来说,蓝玉自动撤职,没了大都督的身份,田产都全部上缴
暗中都知道,詹徽这边,肯定是入不了太孙殿下的眼了。
太孙继位登基,就是詹徽下位的时候。
尤其最近,蓝玉更是重登主帅之位,去陕西平反,虽然不过数万之军,但也象征着蓝玉再次回归了军队体系。
不过现在嘛,似乎又多了一些变化。
詹徽此刻,已经开始在心中盘算,如何才能与太孙对接上。
不同于其他朝代,大明如今,没有皇位争夺的忌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