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炮面前,木质的山寨大门,只能用摧枯拉朽来形容。
“轰,轰,轰,轰!!!”
十多门大将军炮,一轮齐射,只见炮弹横飞,惊天动地,烟雾四起,沙土飞扬。
待一切消弭过后,还有什么大门可言,只有破碎的木头显示出方才大门真的存在过。
“我滴个亲娘诶,这他娘的还要怎么打???”
率领山寨两万多士卒奋守大门的王金刚奴,整个人都懵逼了。
在此之前,他想过官军汹涌,奋力搏杀,箭矢飞射多个场景。
唯独面前的一轰而破的画面,是他一直没有想过的。
转头扫去,只见山寨里的士卒们,一个个缩着脖子,哪还有丝毫气势可言。
山下,
曹震远远看着山上凌乱的场面,轻蔑一笑。
在大将军炮面前,这等山寨简直一轰即灭,没有丝毫压力可言。
“传本将军令,第二炮准备,打他娘的!”
曹震一声大吼,剑指前方,大声喝道。
此时副官在旁,小声道:“将军,这般开炮,是否过于浪费了。”
曹震眼睛一瞪,喝道:“你懂个甚,攻敌之心,第一炮打的是大门,第二炮打的是气势。”
副官苦笑,不再多言。
火炮虽好,但精确度不高,打大门还行,打散乱的敌人就能难了。
山上反贼,零零散散的,十二门炮轰根本就无法造成太大的伤亡。
关键的是,火炮的炮弹极为昂贵,这些山上的反贼,还不值用火炮去打。
随着第二轮炮轰,山寨里面是一片哭爹喊娘的声音。
正如曹震所言,这一炮的气势,真就是打得足足的,己方不过三四千人,对面足足两万余人,士气已经临近崩溃。
王金刚奴大声喊叫,命令亲信各种抓捕,这才止住溃散,稍稍收拢士气。
其实王金刚奴心头也在颤抖,因为就在方才,有一颗火炮就落在他身边不远处,一名倒霉的士卒,直接被炸得那叫一个血肉横飞。
一些血渍都飞溅到了他的身上。
“散开!全都散开!!!”
不得不说王金刚奴还是有几分军事才能,回过神来,很快就意识到火炮对于密集的人员伤害最高。
刚才声势虽大,但细数一番不过二三十人伤亡,这还是因为一颗炮弹落在了某个队伍之中。
有几发火炮都轰到了大树上,落了个空。
随着王金刚奴的大喊,士卒们也反应过来,连忙四处分散开来。
“反应还挺快,不过本将军已经不打算用火炮了。”
曹震嗤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