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
“就不要去打扰太孙妃了,让她多睡一会。”
正在外屋更衣的朱英,开口交代道。
“遵令。”
郭忠的脸上,泛着喜色回道。
于此同时他的眼袋似乎更加厚重了,精神头也有一些萎靡,眼眶隐约有些黑。
昨日晚上,郭忠可谓是一宿未睡。
整整给听了一晚上的墙根。
听墙根这个习俗,即便是皇家也不能避免。
其实外面的动静,朱英也是明白的,但是有些事情,哪怕是身为太孙,也是身不由己。
唯一的选择,只能是直接无视。
看着穿戴完毕,没有丝毫颓废的太孙,稳健的走出坤宁宫,郭忠的脸上唯有惊叹。
心腹小官宦此时说道:“公公,太孙殿下当着是龙精虎猛,竟是整整折腾了一宿,鸡鸣方休,如此雄壮,大明洪福啊。”
“想来陛下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定然会极为开心。”
郭忠闻言,一巴掌拍在小宦官的头上,笑骂道:“你这个小兔崽子,既是知晓陛下会高兴,那还不赶紧给陛下报喜去。”
小宦官闻言,跪地连连磕头:“谢谢公公,谢谢公公...”
郭忠摆摆手:“好啦,赶紧些去吧,动作麻利点,陛下怕是也一直在等着这个消息。”
小宦官连忙起身作揖:“小的这就过去。”
而后撒开腿就飞奔起来。
这等报喜的事情,在官宦群体中,可谓是最香喷喷的好事了。
尤其这对象,还是陛下。
陛下高兴,金银财宝倒是其次,下回有什么升职的,指不定就落在自己头上了。
宦官,最主要的,就是要在你皇家面前混个脸熟,这往后的生活,可好过多了。
郭忠喜气洋洋,不过随即安排宫女紧守寝宫。
其实这么好的事情,郭忠也想亲自去,可太孙妃还没醒呢,自然是得伺候着才是。
再说他如今已经达到这个层次,些许露面的事情,也没执着的必要。
能够稳住现在的地位,不出什么差错,便就已经足够了。
在如今的大明,不管是哪个阶层的官宦,第一个想法就是活下来。
......
当叶月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太孙殿下!”
一声惊呼,叶月清想要起身看下周边情况,然而一阵疼痛感传来。
记忆回归。
叶月清只想再次躲入被窝中去。
一幕幕难以启齿的场景,在脑海中盘旋,还有身体某处的疼痛不断的在提醒她昨夜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