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
朱棣哪能想到,也就喝个酒的功夫,还能捡个大漏?
这几天临近大军开拔,朱棣作为燕王,自然有麾下将领操练约束将士,其余时间,基本都是在和李景隆一起吃酒。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了道衍的关系,很多方面的事情很难安排。
说起来,朱棣也是看过岳飞传的,很清楚在朝堂这边没人帮忙说话,是一个怎样的尴尬场地。
尤其是远在倭国,更加难说。
李景隆便是朱棣最好的人选,没有之一。
李景隆是曹国公,且为父皇外甥孙,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因外貌雍容华贵,很得父皇欢喜。
有李景隆在京师这边照应,朱棣就可以放心的去倭国前线。
就在方才,他跟李景隆吃酒聊天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一阵喧哗。
仔细听去,竟然是锦衣卫抓捕倭国细作。
倭国细作?
朱棣顿时就眼睛一亮,直接上楼,刚好看到锦衣卫要把两人细作给带走。
这怎么能让锦衣卫带走呢。
“本王不日即将出征倭国,这两名倭国细作,正好用来审查情报。”
“人留下,尔等走吧。”
朱棣直接开口说道。
众锦衣卫的心情,可谓是从地上飞到天上,现在又从天上落在地上。
相互之间对视几眼,却不知道如何去回答。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大明燕王,旁边还跟着曹国公。
在这个皇室最大的社会,燕王要动手从锦衣卫这里抢人,他们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且这里的锦衣卫们,身份最高的也就是锦衣卫小旗官陆六,拿什么来跟燕王讨价还价。
可是这泼天的功劳,乃是弟兄们晋升的希望啊。
“燕王殿下,这两名倭国细作我等早已追踪多时,这般的话,怕是有些不合规矩。”
咬咬牙,陆六硬着头皮说道。
朱棣不屑的望向陆六,嗤笑道:“什么时候锦衣卫的规矩,还能管到本王的头上来了。”
“呵,亲卫何在!”
随着朱棣的一声令下,楼梯那边便传来一阵密集的踏步声。
十二名亲卫顿时将所有人都围了起来。
在朱棣的示意下,亲卫强行上前,将两名倭国细作抓捕过来。
那抓人的锦衣卫有心反抗,始终还是没有其他动作,任由燕王亲卫拿人。
燕王什么地位,哪里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虽然再是不舍,却也不敢正面冲撞。
真要是得罪上了,别说什么晋升了,开除军籍,贬为庶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