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任何人现身。
只有一个平静的女性嗓音在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不愧是夜精灵中的顶层战力。我今天并不是来跟你战斗的,只是是奉吾主的命令给你们捎个话。”
这并非传声魔法,这些言语是直接送入灵魂的。
也就是对方可以直接以精神力攻击己方战士们的灵魂,轻则会让他们变成傻子,重则能够让他们瞬间倒毙当场。
“这是在向我示威啊……”
蜮自信凭自己的魔力足以自保,但手下这些精锐培养不易,今夜损失了几个已经颇为让他肉痛。对方的威胁倒是真的让他有些投鼠忌器。
夹杂在自己战士们的中那几股隐晦的幽影魔力快速移动着,蜮一边判断着这些魔力团的走向,以求翻脸动手时可以一击必杀,一边平静地说道:“讲吧,老头子听着呢。”
不妨听听她要说什么吧。
如果真是什么接受不了的条件,再损失几个手下就再损失几个手下吧。
反正这伙人相当擅长内斗,放着不管过一阵子自己也会死上几个的,这算自然损耗。
互相以命为赌注来争斗,是暗夜精灵纯净血统筛除弱者,提高个体心智能力的好方法。
这同时也是女神的教诲。
只要不是明目张胆,不但没人会管,相反胜者还会得到名誉、地位与金钱。
而且,夜精灵的战士们什么时候怕过死?
脑海中的女性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吾主想要重塑人类世界的秩序。无论谁敢于挡在前面,都会被碾个粉碎。文德先生是我们看好的人,先生以后见到他还是绕道走吧。另外,先生不妨回去告诉你们的统治者:夜精灵一族如果不想死个干干净净,今后还是好好重新考虑要和谁做盟友吧。”
“嗤……”
蜮气乐了。
口气倒不小。
这一个世纪暗夜精灵虽然落魄,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威胁的。
这些家伙看起来就是那个总在暗地里跟人类教皇作对的组织。
自己到现在也无法确定他们是否真的存在,倒是颇有些手段。
没想到他们现在自己跳出来了。
考虑和谁结盟?
夜精灵从来没有盟友,只有利用的对象。而一个在暗地里鬼鬼祟祟的组织和现在就有统治人类世界的实力的教皇比起来,选谁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
这是不错的交易筹码,不知道教皇会拿什么跟自己换呢?
这位夜精灵刺客首领一下子消失在原地,并瞬间到达一个还在游走不休的幽影波动身后。
墨色的刀身在他现身的同时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