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中的“神官文德”可并没有正在被别人念叨的自觉,她还是闭目端坐着,引导着夜与影之权杖的魔力在自己体内游走。
自从绿进入她的体内之后,“神威”的封印力量日渐衰弱。
但这件教会神器的威能的确令人叹为观止,它的力量到现在还能够牢牢地压制住夜月的精神力,并将冲进去的绿也一并封印。
但同样被封印压制的绿对于能量魔力的理解和运用明显和物质界这些由血肉组成的生物不是一个级别的,夜月每次借由权杖内视,都能隐隐观察到绿与“神威”的魔力斗得有来有往。这个强大的小精灵每过一段时间就能从封印上撕下一团宛若活物般挣扎不休的纯净庞大而又精炼的光明魔力,搅碎后吸入她的体内。
虽然每次被消磨掉的部分与夜月体内那浩瀚无比的光明神器魔力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解除封印的进度绝对比自己一开始在地牢实验室折腾出来的“宝石刑床”要快得多了,而且还没有丝毫的副作用。
夜月现在虽然每次一有空就会引导夜女士的法杖的力量进入身体,但受限于自己现在那几乎可以说得上不存在的精神力,更多的只是在给绿打打配合,在“敌后战场”做做骚扰,以防这个自然精灵公主在日以继夜的战斗中忽然因为大意或疲惫而被神威的魔力反过来消灭掉。
呼……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夜月睁开了眼睛。
这次魔力导引的战果还是一如既往地没取得多少,精神上消耗却也是一如往昔地大,她现在疲累无比。
但她的心情却很好。
传说中的那些无法被消灭的大魔王们总会被切个四分五裂封印个成千上万年,直到某个愚蠢贪婪的傻子将它们放出来毁灭世界。自己却只被上了这么个封印,而且还找到了靠谱的解封方法。恐怕用不上太久就能解开了,为何还要心情不好呢。
一睁眼,亡灵女王就见到默跪坐在自己面前的马车地板上,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脸看。
“怎么了?”
夜月微笑着问道。
“我刚刚做完了你给的功课。”
“所以呢?”
“我想……要……要个奖励。”
小兽人这句话说得有点结巴,似乎颇不好意思。
“哦,是什么呢?”
虽然完成课业并不是什么值得奖励的事情,但亡灵女王这段时间一直心情很好,她不介意这个小女孩有点小小的特权。
“我想再看看你的脸,你真正的脸……”
默说道这里就停下了,还低下了头。
夜月闻言一怔,却马上又笑了。
其实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