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这样神奇的宫殿是否有人居住呢?”
虽然这个梦并不普通,但伊丽莎白并没有犹豫太久就迈步走了进去。
宫殿中的墙壁、窗子、浮雕、壁画与陈设依旧是各色的糖果点心和美食。
各种香气扑鼻而来,宫殿深处还隐隐有音乐声传出。
那是种以风琴和铃声为主要乐器的欢快而富有神秘感的音乐,似乎与高端些的马戏团所用的音乐风格一致。
让人一听就有种懒洋洋的放松舒适感。
公主殿下边仔细聆听着音乐声,边沿着黑白两色的巧克力铺就的地砖向着音乐飘来的方向走去。
按照常识推断,那是宫殿主寝室的方向。
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很快,公主殿下就到了一道由硕大的甜饼干组成的厚实大门前。
依旧没有犹豫,她推门而入。
她终于见到了人。
一张硕大的,镶嵌着各色闪亮的水果糖“宝石”的、由棉花糖和橡皮糖做成大床上,姿态随意地躺着一个歪带着皇冠、赤裸着上身的男人。
床边,几个身着轻纱上衣和丝绸裤子、面容俊美的少年,端着碗、壶、水果与甜酒侍立在侧。
两名美丽如珍珠般的少女正坐在床边,一个拿着把扇子给那个男子扇风,另一个正在将一颗硕大的葡萄送入男子的口中。
公主愣住了。
直到男子注意到她的出现,并推开少女们站了起来,伊丽莎白才出声说话:“真的是您吗?”
“我的孩子,你来了?”
男子就是莱特五世。
但此刻的莱特五世,肌肉饱满、血气充盈、面色红润、相貌年轻、神采奕奕。
哪里还有那副平日里病怏怏的、一副临近死亡的油尽灯枯的老头子的样子?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伊丽莎白的父亲,换了旁人来恐怕根本就认不出他来。
但她也没有贸然上去相认。
公主早知道这个梦并不普通,自不会一来就相信对方一定是自己的父亲。
因为自己的父亲此时应该被囚禁在皇都莱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奇怪的梦境空间中。
这也许是教廷的某种阴谋,某种针对自己的意义不明的神术。
生性谨慎的她问了许多只有莱特五世才知道的细节。
男子赞许地点头,将问题一一回应。
时间不大,伊丽莎白已经基本相信了对方是自己的父亲。
两人都很激动,尤其是公主殿下,她甚至想要和父亲抱头痛哭一番。
但最终,她压抑下这种冲动。
单膝跪下深深一礼,公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