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不是很满意这个答案?”
莱特五世的脸上忽然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
伊丽莎白沉默不语。
莱特五世脸上那丝古怪的笑意,此时一下子就绽开了:“女儿你放心,我们皇室贵胄,怎可以忍耐如此的欺侮?”
伊丽莎白意识到自己可能被这个以前不怎么苟于言笑的父亲戏耍了,她微皱了皱眉,道:“您……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您说的是反话?”
“我们的确必须和教廷合作。”
皇帝脸上笑意更盛:“但是你知道我们是跟教廷的哪个教皇合作吗?”
“教皇,不是只有一位吗?”
公主疑惑了。
————————————————————————————
月已经跟大多数巡逻队员们分开了。
她已经明确地告诉这些如蒙大赦的夜精灵巡逻队员,无论离得多远,她都能一念间取走他们的性命。
接下来想来这些聪明识趣的夜精灵不经许可也不敢随意透漏关于她的消息。
只有葵自告奋勇继续充当导游。
她不知从哪里牵来一头地底蜥蜴坐骑,两人合乘,在庞大复杂的地下坑道中穿行着。
如此积极主动,定然是有所图谋。
月也不说破,而是任由对方带着自己在这座她完全陌生的城市中兜兜转转。
没过多久,两人已经来到一处看起来是旅馆的建筑前。
旅馆周边环境很是幽静,行人不多,虽然石刻、喷泉、植株、步道都是精美的精灵风格,但在黑暗中却显得如鬼蜮一般。
这个区域显然并非一般“下等种族”居住活动的嘈杂棚户区,但也好像并不是高层贵族们会来的地方。
旅馆一半是砖木结构,另一半是凿空了一个巨大石笋所形成的空洞。
整个建筑大概三层楼高,外层墙壁上长了些散发着微弱荧光的苔藓。
进入其中,并没有侍者迎接。
旅馆大厅地方蛮大,有几百平米,唯一的侍者站在厨房外的吧台后面。这一层看来也兼做餐厅,出卖些酒食。
但这里同样相当安静,少数人坐在大厅边缘的半开放包厢内轻声交谈,就着些点心小口啜饮着某种酒类。
这里并不是像人类社会的酒吧旅店一样会在壁炉中点起温暖的火焰,气氛相当冷清。配合着同样阴冷黑暗的地下环境,压根就不像是个做生意的地方。
但也许夜精灵普遍就是这种品味,葵看起来就对这种环境很满意。
她支付了几枚银质的货币充当房钱,亲自领着月上到位于三楼的头等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