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掩人耳目,布莱克·波顿神官先是闭门谢客,之后连护卫都没带就乔装改扮出了门。
一切顺利。
既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又没有被避而不见。
相反,城主大人亲自出迎将其带入书房,一路上嘘寒问暖、关怀备至,非常之热情。
十足是商人看见了大主顾的样子。
这段时间在公主那边吃了软钉子,波顿神官对这种热情颇有点不习惯。
“也许该早点来找他。”
城主府极尽华美,雕梁画栋、涂金抹银,单说这招待客人的书房,连书架都是金子打的。
不过这位拉尔兹.拜罗城主大人看起来就没那么精神了,虽然穿着华贵的丝绸袍子,但他看起来颇有些憔悴,黑眼圈配着胡子茬,配上相对高瘦的身段,十分的邋遢。
就连要事在身的波顿神官也不禁好奇他经历了什么。
“还不是我那个没脑的女儿。”
见神官主动提了这茬,城主大人也开始诉苦:“我这段时间本来就要给公主的大军提供物资,除了累,更多的是钱花得吓人啊。跟流水一样啊。而且都不知道能不能拿回来……压力这个大呀……”
“这跟您的女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见多方说话颇没有条理,怎么看怎么是没怎么读过书的纨绔,波顿神官心中对这位城主大人的评价又下降了几分,但脸上却做出了越发关心的样子。
“这孩子没事就喜欢跑出去玩什么英雄游戏,天天给我惹祸。我本来就身心俱疲,哪经得起这个不孝女那么折腾。”
话题一转,城主大人又直奔主题:“不提她了。请问波顿神官今天特地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见对方说话直接,波顿神官也就不转弯抹角了:“我是给您送钱来了。”
“送钱?”
果然,一听这话,这位城主大人立即两眼放光,尽显商人本色。
他又将椅子凑近了些,问道:“请详细说说。”
“咳咳……”
虽然默默在心中将对对方的评价又降了三分,但这位精于谈判的神官脸上一点也没露出来,反倒堆满了笑容,看起来也颇为猥琐市侩:“您也知道现在公主殿下与教皇陛下之间有一些误会……”
“对呀!”
城主一拍大腿:“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担心啊,以前我提供军资给公主殿下,是为了打亡灵。国库就算不完全补足我的亏空,陛下也会因为我提供物资有功而在其他地方奖赏我。总之不会是亏本买卖。但你看看现在殿下与教皇陛下之间是这样的关系,说不定就要打起来了呀。真打起来,以现在的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