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并不想与本地的夜精灵有太过瓜葛,最多会去挑几个向导和炮灰。
她甚至并没有真的像把这几个新收来的手下作为炮灰,因为他们在她看来弱到连当炮灰都不够格。
只有巡逻队长葵可堪一用。
倒并不是她强到什么地步,而是在得知了月的目的后,她变得更加的顺从乖巧。
月在新奥哲这座地底城市已经住了好几天,葵在这几天也一直毕恭毕敬地供钱供物供吃供穿地伺候着她,只是偶尔还会在言语中对月的身世来历进行隐秘的旁敲侧击。
月对这些小动作倒也不介意。
她在这段时间的打探中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目标颇不容易接近。
夜精灵本就以刺杀者闻名于天下,社会风俗中又以背后干掉别人为荣耀,所以夜精灵贵族之间的互相暗杀已经到了让人见惯不怪的地步,只要不被抓到,就没有人会追究。
如此一来,自然有一定地位的夜精灵对自己的保护就箱单严密,而她要杀的人更是如此。
于是她就动了是否要借势的念头。
“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做些什么?又有能付出些什么代价?”
在葵又一次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主动送来银钱特产的时候,月终于发问了。
月的忽然发问让这些日子一直被无视的葵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立即抓紧了机会:“我原本并没有很大的要求,只是想要让您在给我自由之后,能帮我做几件事,铲除几个人并保护我一小段时间,让我在自己家族重新掌握一定的权柄。之前您展现出的个人实力极为骇人,我想这些您都可以轻易做到。但现在,您的价值已经远不至于此了。甚至可以说,您已经是能够改变现在新奥哲政治格局的关键人物。”
“嗯?”
注意到自己说的东西有些没有没脑,葵赶紧致歉:“对不起,我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所属的银林家族是新奥哲的第五家族,而我就是银林家族主母的第五个女儿。只是从小到大一直被我的几个姐姐排挤,现在因为斗争失败而被发配到黑森林充当巡逻小队长。”
“嗯。”
月直白地问道:“还是说我有什么价值吧。”
“您的价值无比巨大。”葵解释道:“只是现在还只是基于我的猜测……我能冒昧地跟您确认一个问题吗?”
似是怕冒犯到月,葵卖了个关子。
“说。”
得到许可,葵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要刺杀的辰·暗夜大人……与您是什么关系呢?”
“这倒也没什么不可说的。那是我的便宜父亲,也是间接害死我母亲的仇人。”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