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独自盘膝坐在黑暗中,葵已经离开了。
“这丫头没有完全说实话呢。”
月明白,什么达到目的之后合作除掉别的家族再共同掌权什么的,听听也就是了。
既然自己所属的暗夜家族是过去的皇族,那么必然在出了乱子的时候会被其他家族群起而攻之。
这样以后就再也不会有皇族凌驾于所谓的议会之上了。
就个人来说,自己握着葵的灵魂契约,怕是这个夜精灵取得权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背地里弄死自己这个便宜主人从而获得解放。
“但是那些关于危险的言辞看起来倒是真的。不过管他呢。”
月笑了笑,自怀中贴身处取出了“那柄匕首”。
将匕首反复摩挲了一番,又轻柔地吻了它的握柄一下,月微笑道:
“等着我,我快回去了。”
这个绝美的精灵,此刻嘴唇红润、霞飞双颊、双目光芒闪烁。
性感极了。
————————————————————————————————
这天又是和公主殿下举行和谈的日子。
也是布莱克·波顿神官与塞得城主拉尔兹.拜罗约定的“兵谏”时间。
使节大人这次早早地来到了公主下榻的官邸。
这次他带着所有随行的神官与圣殿骑士。
这些随行成员大多是精英阶的强者,万一那个草包城主的布置出现什么岔子,这边多一个人也就多一分成功的保障。
但到了地方,他发觉自己的准备可能多余了。
官邸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都是穿着塞得城防军服饰的战士。
波顿神官自己就是使节团中实力最高的人,已经达到了宗师阶神术师的标准,他的眼力自然也很好。
他能感受出某些同样身着普通城防军制服的士兵,其身上蕴含的魔力已经达到了精英阶水准,这种实力的人一般是出现在一线骑士团的,作个城防军那是明显屈才了。
按图索骥,神官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力量异常的人,他马上发现这些人的举止也压根就不像是平时仅仅负责维持治安的城防军人,多数带着些杀气。
其中有个带着十几个人守在会谈室门口的中年男人,虽然看起来醉醺醺懒洋洋又胡子拉碴的,但就连布莱克都分辨不出他的实力的深浅。
偶然间与其对视一眼,只觉得对方的眼睛出乎意料地碧绿发亮,自己的双眼竟好像被对方眸中的闪光灼痛了一般。
“果然手下颇有几个能人。”
波顿神官满意地点点头。
进入会谈室,神官意外地见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