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公主殿下。
她今天居然也提前到了。
波顿神官目光一凝,却马上不动声色道:“没什么,城主大人教了我些……嗯……男人才懂的东西……”
说着,他又面对拜罗城主问道:“您说是吧?”
“呃……”
拜罗城主闻言,脸上颇为扭曲,但马上应和道:“是啊是啊,重振雄风的招数……威力太大……怕伤着人家姑娘嘛……那个……那个……我们上了年纪嘛……那个你懂的……那个某些方面就不行了……那个你们忙……我先走了……”
支支吾吾了半天,看起来总算帮着搪塞了过去,城主大人缩头掩面鼠窜而去。
如此回答,全厅的人也都跟着尴尬。
不过公主一方的人看起来的确不好再问下去了。
公主伊丽莎白不动声色地坐在圆桌主位,随从官们也在她身前坐好,只有书记官尤莉忍不出训斥了一句:“殿下面前,也敢胡言乱语。”
波顿神官神色坦然,道:“我只是不敢欺瞒殿下罢了。”
使节团诸人也按次序落座。
新一轮谈判开始。
波顿神官其实还有些寄希望于和谈解决这次事件。
基本上已经到了公主只要愿意配合着作出天下太平的样子,什么都可以谈、什么过分要求都愿意转达回教廷的地步。
但对方却比以往更不可理喻。
公主殿下只管眨着银色的眼睛托着下颌坐在后面一言不发,所有的交涉基本上都交给了那个叫尤莉的书记官。
而这个小丫头似乎还记恨着自己的所谓“下流的不得体的言辞”,不管自己说什么她都反对,时不时还打断自己讲话,甚至断章取义胡搅蛮缠。
“够了!这又不是什么小孩子的辩论会。”
波顿神官终于忍无可忍地拍了下桌子,大声道。
袖子里藏着的盒子、兵谏的准备工作与自己宗师阶神术师的实力本来就一直刺激着波顿神官想要去用强制手段。
公主方面要是配合和谈也就罢了,但尤莉书记官那种青春期少女般的无知做派实在将神官的忍耐推到了极限。
“怎么,你还敢动手不成?”
书记官年轻美丽的脸上此刻挂满了嘲讽与轻蔑。
“这伙人果然压根就没真的想要和谈,这幻想早就该丢掉了。好在今天做了万全的准备。”
波顿神官缓缓站起身,周身魔力涌动。
他身后侍立的圣殿骑士与坐在他身边的随行神官早就得过他吩咐,此时也纷纷站了起来,抽出武器。
“有什么不敢。”
此言一出,波顿神官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