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命令,所有人如梦方醒般重新举起武器。
那个曾经引起过波顿神官注意的邋遢男人也率先闻声而动。
只见他双目厉芒一闪,剑已出鞘。
他的气质也在这个瞬间从“邋遢大叔”变成了一个剑术高手。
他出剑了。
曜目的剑光忽然在全屋闪现。
教廷方的骑士与神官们正自觉得胜券在握,却同时觉得腕上一痛,长剑与法杖落了一地。
这些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他们茫然地打算去询问自己的首领波顿神官时,却发现这位宗师阶的神术师此时已经形状凄惨地倒在了地上。
他面部扭曲,浑身有粗大的电弧闪烁,还不停抽搐着,早已经失去了意识。
城防军打扮的城主家雇佣高手们顺势冲了上来痛打落水狗,将这些腕部受伤又失去指挥的教廷使节团成员们解除武装、禁锢魔力、五花大绑,并押了下去。
拜罗城主这才施施然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此时看起来自信从容、目光锐利,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像一只老年的狐狸。
哪还有一丝猥琐窝囊的样子?
与之相反,刚才那个锋芒毕露的剑术高手此刻已经收起了武器,变回了一个邋遢颓废的大叔。
他慢吞吞地自孤零零倒在地上的可怜神官身上搜出那个盒子,之后将单手神官拎起,转头就向外走。
路过拜罗城主时,他顺手将盒子递了过去,懒洋洋地道:“又是同一招?跟他也说的是只能用一次?”
“没错。不过我有提醒他谨慎使用,是他自己偏要用罢了。”
中年人耸耸肩,道:“这家伙看样子也像是个聪明人,但还是斗不过你这披着羊皮的老狐狸。”
城主闻言摊摊手,接过盒子,又拍了拍颓废中年的肩膀,道:“辛苦了,回头请你喝酒。”
颓废中年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算是答应,扛着波顿神官,跟在那些“城防军”身后走了出去。
————————————————————————————————
这盒子的确能电晕宗师阶的强者、的确瞬间发动不用咒语,也的确能把人电得痛不欲生。
拜罗城主骗波顿神官的只有两点:
第一,他告诉神官这个盒子只能用一次,好让他无法尝试使用。而且在会议开始前这一点点时间交给对方,好让这位神官没有时间想太多。
第二,这个盒子只能对按宝石的人直接起作用,本是个威力巨大却几乎没什么用的魔法物品。但听颓废中年的话锋,这盒子在拜罗城主手里,却显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