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回忆着自己到达这里的原因,嘴角不禁泛起了邪恶的微笑。
正在这时,银林家族主母薇的祷告声忽然转而高亢。
祭坛符文上的血红的魔法灵光也在此时忽然转盛。
见到这种灵光,站在后面的男性黑精灵们统一举起了手中的短刀。
惨叫声起,那些被捆绑束缚住的类人生物们被挨个抹了脖子。
行刑进行得非常快,短短一分钟不到,接近两百的“人牲”就被割喉完毕。
男性精灵刺客们收刀匍匐,向着苏莎尔神像杂乱地拜了一拜。
接着,大门打开,这些行刑者们鱼贯而出。
等到最后一个男性在大厅中消失,雕刻着银林家族家徽的厚重大门又轰然关上。
现在,偌大的祭坛中,只剩下女性的夜精灵了。
所有的女性精灵也都开始加入祷告,声音虔诚庄严,仿佛杀人在她们看来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连月也只是在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只是她依旧没有跟着祈祷。
人牲们大部分还没有完全断气,又都迷了神志,只能如离开了水的鱼虾般挣扎扭动,喉中发出渗人的咯咯声。
这些垂死的可怜人们,与虔诚祷告的夜精灵们一道构成了一副诡异的图画。
血液在地上越积越多,接着也化成了血红色的光华,融入到越来越盛的血红色灵光中。
灵光孕化出一团越来越大的不断旋转着的血云。
接着,死去的人扭曲的面孔在血云中浮现,他们似乎在死后短暂地恢复了神志,有的开始悲鸣、有的开始怒骂,还有的似乎在絮絮叨叨喃喃自语。
但声音完全传达不出来。
诡异无比。
血云越转越快,那些受害者的面孔很快就看不清了。
它们很快随着旋转的血之旋涡被吸入了血云中心。
很快,最后一个人牲也消失在了旋涡中。
接着,一切异象就消失了。
连血色灵光都重新黯淡了下来。
除了依旧祈祷不休的夜精灵之外,一切都回到了一开始的样子。
又等了许久,直到月开始怀疑仪式失败了的时候,一道庞大的精神力量忽然扫过全厅。
月不禁打了个冷战。
她的精神力非常强大,所以在与这道神念接触的时候体会出了许多东西。
那是一种混杂着炽热的情感、淫邪的欲望、有着黑暗与火焰味道的强大意识。
其他夜精灵似乎大多没有觉察到这道神念。
但她们很快就有了反应。
祈祷声渐渐稀疏下来。
年轻的夜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