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还在继续。
葵劝说完毕,开始继续亲吻月的耳垂。
接着是舔舐。
继而吮吸。
之后又开始沿着脖子向下轻吻,直到锁骨。
在聚集到目标后越发强大的精神力压迫之下,潮水般的快感彻底淹没了月的理智。
她的意识沉入到了一个幻象的世界。
一回神,月已经到了黑城堡夜月房间那二十四道轻纱帷幕环绕着的巨大的红木大床上。
半个童年都是在黑城堡度过,这里的氛围和气味让神志不清的月觉得很安心。
在那里,那些不着一缕的绝美的黑发美人和现实中围着月的夜精灵产生了重合。
几个“夜月”围住了精神世界中的月,抚摸着她,撕扯着她的衣服。
其中一个“夜月”正在她的怀中,低着头舔吮着她的锁骨。
神昏智迷下,如山压来的快感弄得月不辨真伪,她已经忘记了外界,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眼睛里只有现在怀中这个“夜月”。
“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这样想着,月顺从了自己的欲望。
她的身体忽然就能动了。
于是她搂紧了怀中的黑发女子。
这个柔软温暖的绝美女子也顺从地回应了这个拥抱。
她同样搂紧了月,扭动着腰肢摩擦着月的身体,等待着接下里的狂风骤雨。
不过月似乎能这样拥抱她就已经暂时满足了,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好几分钟过去,月依旧一动不动,只是手臂上的力道又加了些。
只是她怀中的女子似乎也受着肉欲之苦,月等得了,她却忍不了。
迟迟等不来期待中的“亲昵举动”,“夜月”状似苦痛地抬起头,手指僵硬地再次开始撕扯月的衣服。
“不太好脱是吧?我现在倒是明白为什么那些夜精灵女孩要穿成那个样子参加祭祀了。”
本应半梦半醒的月,此时却忽然抬起头。
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肤色如雪、头发呈淡淡的金色,眼睛也变成了海一般的湛蓝。
变化最大的是她的气质。
原本是邪气逼人又有些神经质的感觉,此时却淡然恬雅,宛若神女。
“夜月”疑惑地仰起脸,见到完全不同的月,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但她马上就再次抱紧了对方,央求道:“好妹妹……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给我……给我嘛……”
香气、娇喘、触觉、威压、快感依旧如潮水般袭来,但变了个样子的月却始终能够守住自己神志中的一点清明。
“你终归不是她。你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