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光已散,环境重归黑暗。
忽然,月听到脑后锐气破空声刷刷响起。
是数量众多的暗器。
永远不要小看夜精灵的杀手们。
这些全裸或近乎赤裸的、外表看起来毫无危险性的夜精灵女子,身上居然还都藏着武器。
月看都不看,很随意地迈了半步,并顺便在这个过程中重新转化为夜精灵形态。
这些暗器一发也没有打中。
“精神可嘉,可惜准头太差。”
这倒怨不得这些偷袭者。毕竟都被致盲了,能选中这个战斗结束、明暗交替,月也应该有些松懈的时间点,一起听声辩位打出暗器的,已经都是高手了。
月回身细看,发现还是有些夜精灵女子不畏死地慢慢靠了上来。
她们有的亮出戒指上的毒钉,有的举着藏着钢线的项链、有的从头发中摸出毒针,还有施法者在准备施法。
只是这种行为悲壮到有些可笑。
这些暗器只有出其不意时拿出来最有用,现在她们已经瞎了,月能把这些东西看得清清楚楚。
而那些施法者被强光刺得剧痛钻心,凝聚法术的成功率和效率都大打折扣了。就算勉强施展出法术,怕是打在围上去的自己人身上的概率还大些。
圣光已经散去,银林家族的女性们就只剩下葵还能看得见。
虽然她也明确地接到了“夜女士”的杀人指示,但甚至没有经过什么像样的思考,葵已经选择了站在哪一边。
她以传音魔法向自己的女主人进行请示:“需要我帮您杀光她们吗?”
月却摇了摇头。
“机会难得,杀了可惜。”
月不知道这些夜精灵有没有藏着什么回复视力的方法,反正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
她一个瞬步,直接穿过了那些失去视力的夜精灵死士们漏洞百出的包围圈,来到银林家主母薇的跟前。
刚才被这位主母召唤出来阻挡光线的黑雾依旧没有消散,在她的跟前形成了一片绝对隔绝视线的区域。
连月的黑暗视觉都穿不过去。
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她只是隔着这个黑雾屏障道:“选吧。死,还是换个主人?”
薇的回答显得来得非常快,立即就有法力波动从黑暗中传出。
月冷笑一声,随手取出“那柄匕首”,划了一下。
“叮”的一声,半截血红色的法杖旋转着飞上半空,又“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正是薇带头主持仪式和祈祷时所用的那根。
“下一剑,取你首级。”
月的语气平静中竟似乎透出些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