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锐地觉察到夜月的不自然,简微笑着道:“吓到你了?抱歉。拥抱爱人什么的,早就想试试了……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今天算是第一次,嗯……抱起来……很新奇……也蛮舒服……”
她埋下头,将脸颊贴在夜月的胸口,一脸享受地闭了会儿眼睛,又道:“本来以为你会更主动些的。但你一直保持着这么有距离感的礼貌,只好……”
亡灵女王轻轻松了口气。
简本来就对黑魔法很熟悉,魔力又早就超过超凡阶水准了。
她其实有点担心简会现在就发现些什么。
但“夜与影之权杖”的幻术此时看来果然是近乎无解和无敌的。
强大如简,以如此亲密的方式接触,竟也对夜月的真实形象一无所觉。
她刚才其实就贴在夜月形状完美的香软胸部上,还很是磨蹭了几下。
夜月甚至颇为尴尬地感受到胸部受到别人的挤压时所传来的异样电流。
但对简来说,不管是五感还是精神扫描都告诉她这就是货真价实的男人胸口,肌肉强健,心跳有力。
只是不如女孩子“柔软有弹性”。
夜月没有再接简的暧昧话题,而是问道:“我让你跟着我一起率先举起反教廷的大旗,你不怕吗?”
堆出于岸,流必湍之。
上古如此,如今亦然。
帝国各地的反教廷势力到现在依旧引而不发,甚至守在塞得的公主一伙都没有第一时间将与教廷翻脸的消息昭告天下。
原因自然是因为教廷实在太强大了。
帝国开国时,制定了限制各行省大贵族兵权,并在各地设立直属军团的强干弱枝政策。
这的确在皇权巩固的时期确保了中央集权。
但在皇室嫡系式微的莱特五世统治时期,别说贵族官僚们离心离德,本来应该只忠于皇室的各军区军团长也早就纷纷起了二心,大部分即使不明确跟越发强势的教皇站在一起,也要跟教廷暗通款曲,两头下注。
在皇族势力在神佑之战遭到沉重打击、皇帝本人甚至都生死未卜的现在,大半个帝国更是可以说已经控制在教廷的手中了。
那意味着数十万的精英军团,近百万贵族军与地方保安兵团,以及数以百万计的征召兵。
“讨逆军”这算是抢了个作死的第一名,所有躲在暗处的大人物们似乎都会在暗地里耻笑他们。
简并不愚蠢,跟着自己作死,怕是跟自己一样做了实在不行就死回黑城堡的打算了吧。
自己倒是真的无所谓,但简却未必。
亡灵的身体没有感觉,无法享受食物、温暖、性,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