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得。
军营。
参谋官军帐。
帐中地方倒是阔大,但没有什么太多陈设。
军长中间,是四张并在一处的简陋长方形木头大桌。桌子上摆着一个沙盘。桌子旁边的架子上,夹着一张地图。
剩下的除了些椅子,也就没什么像样的摆设了。
军帐中的气氛很凝重。
一些军官参谋和将领围桌而坐,主位空缺,那位女武神公主殿下并没有参与今天的会议。
因为皇家禁卫军团不设正副团长,只有军机参谋团,所以主位旁边的次席位置坐的是参谋长官阿尔弗雷德·奥顿骑士。
这是个一楼深棕色浓密头发的军官,是个还不到三十岁的矫健强壮的年轻人。
剩下的位置坐的大都是皇室派的军事贵族与皇家禁卫军团的参谋们。
这些人年龄也都很年轻,平均年龄大概只有二十多岁。
出现这种现象,除了在神佑之战时刚好使得大部分“德高望重”的高龄贵族们葬身亡灵之口的理由外,更直接的原因,自然是皇帝陛下为了方便年轻的公主殿下的指挥与快速建立威信所特意做出的安排。
但现在造成的结果就是,满军帐的人都有着足够的朝气、忠诚和勇气,却没一个人称得上老奸巨猾。
“南方亡灵战争后,重装皇家骑士折损最少,还剩八百七十七人,皇家禁卫军团重装步兵次之,现在还有三千七百人。但从皇都带出来的两万多精锐士兵现在只剩下不到七千人了。随军的魔导炮等重武器和辎重也已经全部丢失,还好拜罗城主支援了我们一些。以上就是我军剩下的核心力量,另外跟着我们一起退出战场与后来追来的各家贵族大人们的军人们有五千余人,塞得城防军一千九百人,城主大人私兵两千五百人。外地找来主动参军的义军义民一万三千人,塞得本地组织起来的市民守城队一万六千人,辎重队、工程队、民夫五万人。以上人员基本上由拜罗城主自掏腰包提供了武器装备与军资粮草……”
“不够……”
书记官尤莉作为公主近臣,在这个会议中也占着一个席位,就坐在阿尔弗雷德的对面,这声“不够”的感慨也是由她发出。
也不知怎么回事,明明现在自己这边明明已经暂时封锁了教廷使节被扣下的消息,并作出一副谈判正在进行的样子来迷惑外界。
但争取来的时间却并不多。
不知道哪个环节走漏了风声,教廷的十万先遣军现在已经不远了。
教廷的这次行动快速且隐秘,大军已经开始拔除公主军设在塞得外围城镇与道路上的岗哨路卡,公主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