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怀特二等神官骑在马上,凝视着远处寒酸残缺的塞得城墙轮廓线,觉得松了口气。
教皇陛下的远房侄孙身份,让他得到了这次随军出征的机会。
说白了,他就是安插在一直不怎么听话的拉杰尔德·爱斯特曼团长身边的众多监军之一。
但那个老顽固司令官明显对这种安排没当回事,转头就把他扔到先遣军来了。
虽然对这种安排多少有些不满,但这位教皇亲族平时就以谦逊温和出名,很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倒也想得开。
爱斯特曼军团长在教廷乃至整个帝国的崇高地位,毕竟不是他可以挑战的。
好在先遣军统领帕德温·舒格曼将军要比他的石头脑袋上司有礼貌得多,对洛克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尊重,很多时候还会在决定下一步军事行动的时候礼貌性地询问他的意见,甚至将一支几千人的护教军交给他节制。
这种状况,洛克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
这里虽然不如后方安全,但好歹也算独领一军,并且能够影响整个先遣军的上层决定。
而且也是个给自己争政治资本的好机会。
不过,洛克身边也有个不小的麻烦人物。
他看了看身边那个风尘仆仆、面色憔悴且有些魂不守舍的少女神官。
女孩有一头蓬松柔顺的淡金色长头,一双仿佛冒着蒙蒙水汽的浅蓝色大眼睛。
正是神官少女海伦。
她与洛克是幼时好友,又是传说与教皇亲孙子彼得·怀特神官有所暧昧的人,这次她听说洛克要来前线,说什么也要跟来,怎么劝也没用。
心一软,又不想间接得罪自己那暂时行踪不明的那个前途无量的堂弟,洛克也就带她来了。
带也就带了,这个女孩一路上都在劝他想办法和平解决这件事情。
他有点头大。
她也不真的就是那种天真到白痴的女孩,也不想想,自己其实并没有节制大军的权限。
可能是关心则乱吧?
听说她一直跟公主的关系非常好。
但即便自己有这种阻止大军的权限,那边公主已经先动手扣押了谈判使节,她想和平解决吗?
况且以殿下现在已经被审判所定下的“攻击父神的代行者,与魔鬼勾结,试图毁灭世界”的犯罪嫌疑,恐怕双方也并不会有什么缓和的余地。
想让公主有一线生机,只能寄希望于她被俘之后异端审判所可以从轻发落了。
现在这种敏感阶段,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真的胡乱作为,一旦教皇陛下到时真的将公主当魔女判了,自己也不知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