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孩子学了几手稀松平常的剑术就想跑出去当英雄了,今天又搞什么离家出走,之前也好几回了,害得你老子我总被派去满城乱找,找到了还得负责当保姆。”
见凯文一头雾水的样子,他又得意道:“所以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你可能比她大点儿,配合着陪她玩玩英雄游戏吧。她那个傻有钱的笨蛋爹太宠她,根本管不住她,所以以后她肯定还是会到处乱跑的。在你这里玩习惯了,下次她再离家出走八成还是来你这儿。到时你就先想办法拖住她,再想办法通知我。我呢,到时就趁机吃吃睡睡喝喝酒,等她玩几天过过瘾,我再直接上这里领人。”
“这……”
凯文实在不知道从哪一句开始反驳好,而他爹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就这么说定了,你们玩儿,我去买酒。”
把这个女孩扔给他,不等他推辞,这个不负责任的爹就那么溜掉了。
这种关系到全家能不能吃上饭的严重问题,这个笨蛋老爹居然也是那么儿戏,凯文简直已经没力气生气了。
好在女孩的确生得非常漂亮,凯文这个青春期的小男孩虽然什么也不懂,但雄性的本能让他也不是那么讨厌这件硬塞来的差事。
于是他凑上去以尽量温柔的声音问了一句:“这位……妹妹……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呀?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谁知小姑娘竟然白了他一眼,道:“什么‘妹妹’?你就是大叔帮我找来的手下吗?要叫我团长!”
接着她又看了看凯文身后的房子:“破破烂烂的……这是你家?”
“……是的。”
凯文意识到事情不妙。
“算了,但总好过没有,以后这就是咱们……呃,那个……‘银龙佣兵团’的临时总部了。”
少女双手掐腰,气焰嚣张地道。
凯文以手加额,欲哭无泪。
“果然,这臭老爹又把我卖了啊……”
——————————————————————
这个女孩子果然很“奇妙”,刚来一天就把整个贫民窑的青少年狠角色们几乎都惹了个遍,要不是“打遍塞得孩子王无敌手”的凯文凶名在外,估计她会被群起而攻之。
第二天,她就捡了个三天没吃饭的可爱女孩子回来,带着人家一起吃他的喝他的,不给生活费不说,还对他颐指气使。
凯文只是个懵懂的少年,开始还因为女孩的漂亮脸蛋和“父亲的笨雇主的傻女儿”的身份对她礼让三分,但几次三番地被撩拨火气,他还是忍不住反唇相讥了几句。
结果,女孩儿也不废话,看他整天挎着把旧剑,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