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她现在杀意四溢的表象不同,这位公主殿下的心中觉得非常不忍。
因为她刚刚亲手杀死的,同样是她的子民。
但她若不出手,死的就是为她而战的人了。
她绝不能做什么圣母。
“只希望刚才那两剑,能够震慑这些愚蠢的人吧。”
如果被吓住做了逃兵,也就不用死在她的剑下了。
但看来不太可能。
——————————————————————————
少年佣兵兼骑兵斥候中队长凯文,现在正握紧腰间旧剑与几个围上来的敌军对峙。
他本是和手下小队长邓普斯一起突围的,对方除了那几个神殿骑士,多是些步兵斥候,包围圈又松散,开始还真围不住两人。
只要他们往自己营地方向玩命跑,总会遇到己方的巡逻队或斥候队的。
这一开始给了凯文能逃掉的错觉。
直到一支箭射中了凯文战马的脖子。
这也怪他骑术不佳,远远地落在了邓普斯的后面,这一箭到挨得倒也不冤。
小队长邓普斯却很冤枉,他本已跑远,见状勒住马头似乎想回来救援。
于是他马上在手臂、腹部和大腿各中了一箭。
邓普斯颇为硬气,倒是忍得住疼,不但没有从马上栽下来,连叫都没叫一声。
凯文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见状大喊道:“别管我,我拖住他们,你快回去搬救兵!”
小队长邓普斯也不知到底听清没有,反正他马上勒转马头跑掉了。
大多数追兵都无视了这位逃跑的斥候。
毕竟步兵很难追上骑兵,而且现在这里有条“大鱼”——身着中队长制服的凯文。
这么年轻就当上中队长,肯定是个靠关系走后门的贵族。
就算到时问不出什么,拿去交换人质或者干脆跟他的家族勒索赎金也好。
其实他们猜得也不算太错,凯文不是贵族不假,但当上这中队长,妥妥的是“靠关系”。
——————————————————————————
大叫出烈士般的台词之后,凯文觉得自己说的话实在太不吉利。
而且勇气也已经渐渐离他而去了。
他的马此时在地上蹬着腿倒气,眼看就快活不成了。
见到自己刚骑上去还不到一天的战马的这幅凄惨形状,他越发手脚冰凉、冷汗涔涔。
再看看越围越多的敌军,凯文甚至觉得自己眼前已经开始闪现出了“走马灯”。
“老爹,苏珊……我今天不会真的死在这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