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得太重,救不回来了。
“双方斥候交锋”的战场上,身着铁甲的圣殿骑士莱昂内尔检查完自己的战马,双目赤红。
他厌恶地瞪了一眼旁边这个砍了他的马,嘴上又不老实的小鬼。
莱昂内尔是平民出身。
他天赋过人,又用功刻苦,年纪轻轻就考上见习圣殿骑士。
但此后的晋升一直不太顺利,年过三旬,也不过升到八等圣殿骑士。
他自认不是实力上的问题,圣殿骑士团虽号称是平民也有机会出头的地方,但毕竟待遇还是不同的。
他也早息了升迁的心思,一门心思地专心修行。
除了对于圣光的运用,他最得意的就是剑术。
经过多年的努力,莱昂内尔骑士自认已经是圈子里的剑术佼佼者了。
因为自己的人生经历,他最看不得的就是那些油嘴滑舌、油头粉面,没什么本事却升得飞快还瞧不起人的贵族子弟。
他过得很节俭,家里值钱的东西只有三样——武器、铠甲、战马。
三样东西与他强大的本领,带给了他荣耀。
他平常颇受平民爱戴,这次教廷出征,骑士很快就与分到他手上的平民士兵们打成一片,除了凭借共同的立场和话题,更多的还是这些斥候都是军中精英,最服的就是战斗高手。
而这个嘴上油滑的、明显是来军队镀金的、到现在还不知死活地为渎神者卖命的臭小子,居然胆敢砍了他荣誉的来源之一——他心爱的战马。
之后还胆敢挑战自己。
就凭他一个自视甚高的纨绔?
所以,这个少年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
骑士沉默地蹲下身,找准犹自挣扎着、痛苦着的爱马的心脏,补了一剑,并直视着它的大眼睛等它断气。
战马很快不动了,他的怒气也已经升到了顶峰。
斥候们已经在双方周围围成了一个较密集的圆圈,铁甲骑士在教廷的几个圣殿骑士同僚也逐个从后面赶到。
但谁都没有出手攻击那个少年。
这人已经被默认为是莱昂内尔的猎物了。
虽然欺负小孩子并不是他的习惯,但不亲自手刃仇人同样不是。
举剑至眉行了个骑士礼,不等对方回礼,莱昂内尔就快步上前,挥剑自上而下劈斩。
荣誉感让他没有动用圣光。
但即便如此,这个骑士盛怒之下的劈斩,亦可以直接将眼前的人连带盔甲从中分为两段。
不知是否错觉,刚才他还觉得那个少年对手的脸上由种怯怯的懦夫像,但自己的剑一挥起来,对方的表情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