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莱昂内尔身后人群中的另一位骑士站了出来替他做了决定。
这位骑士名叫盖尔,是个花白头发的中年人,较莱昂内尔年长,资格也老。
他语气平和,说话的内容也显得非常有道理:“小伙子,你刚才赢了比斗不假,但虽然莱昂内尔骑士答应可以放了你,我们却没有。所以……”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无耻,骑士斟酌了一下,道:“不如我也跟你赌斗一场,你赢了,我放你走,如何?”
本以为这个目中无人的骄狂少年就是不破口大骂也会搪塞推辞,说不定还会撒泼动手,正好借机将他擒下。
但刚才还是一副如在梦中的样子的少年,反应却再次出乎他的预料。
“再比一场?太好了!”
少年的声音欢快无比,他又道:“不知如果我赢了你,另外几位骑士大人是不是承认结果呢?”
“这……”
花白头发的骑士老脸一红。
他有些羞愧,但更多的是恼怒。
羞愧是因为少年明显在讽刺自己这边说话不算。
恼怒,自然是因为这小子狂妄言辞的刺激。
赢了我?
你还差一百年呢。
骑士回头以目示意。
人群中其他几位圣殿骑士自然了然他的意思,都点了点头。
于是他回过头来,打算告诉少年这次所有的圣殿骑士都已经同意这次就算数。
但少年的声音再次抢先响起:“不用为难了,不如你们一个个都来比一场吧!”
盖尔愕然了。
他仔细看去,发现少年竟一脸的期待和开心。
但他以这一脸故作无邪无辜的表情说出来的话语却如带着倒刺的刀,听在年长骑士的耳中,比放声谩骂更难听。
——这算是在讥讽我们吗?
————————————————————————————
塞得的西北城墙外。
残破的尸体已经枕籍了厚厚的一层,如一座小山,把开始时攻城车撞出的城墙缺口都遮掩住了。
尸山之巅,一个浑身浴血的银眸少女身体笔直,拄剑而立。
少女面无表情,目视海面之外的远方,似乎思绪已经飘走。
但缭绕的星芒,飞舞的斗篷,还有被踩在她脚下的铁与血,越发映衬出少女的强大与威严。
还有美。
——丝毫不娇弱的、可怕又冷酷的美。
属于强者的美。
围着尸山、仰望着少女的教廷军士兵不约而同地逡巡不前,后面的人依旧推挤着涌来,但前面的人已经开始想办法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