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尔默默捡起了自己的剑,这位年长又沉稳的骑士本想礼貌性地交代几句话,再体面地下场换下一个人。
甚至他已经打算就这么放这少年走了。
毕竟就算这个贵族少年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但输了就是输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但那个少年却不识好歹,赢了自己之后连理都不理自己,只顾着在人群中寻找下一个对手,口中还道:“第二个也是只有这种水平。等把这几个都打赢了,就说明他们真的只是如此而已了。”
太猖狂。
骑士额上青筋爆出,道:“小伙子,再接我一剑。”
盖尔与莱昂内尔不同,他刚才并没有动杀心。
所以虽然动用了圣光,却也没有尽全力。
而这一剑,他是动了真火。
骑士表情专注,口诵咒语,圣光源源不断自他全身乃至附近虚空中涌现,附着在骑士的骑士剑与身着的铠甲上。
空气中爆出了噼啪声,气流带着尘埃向四周喷薄而去。
感受到骑士逼人的气势,凯文反射性地摆好了架势。
他本能地收摄心神,表情也凝重了些。
和绝大部分没有魔法天赋的常人不同,凯文能够勉强用出些小戏法,但天赋并不高。
只是他的感知能力非常好,这个花白头发的骑士对手,现在身上附着的魔力已经刺痛了他的皮肤。
虽然这个骑士在凯文看来依旧浑身破绽,但少年却能直接感受到对方身上圣光的强大。
自己的剑虽锋利,但凭自己的力量根本刺不穿对方身上附着的光芒。
而对方的剑,能把五个自己摞起来连人带甲穿个透心凉。
只能守不能攻的战斗,打起来几乎可以说必败。
但凯文还是有信心的。
既然这些人只有这种剑术水平的话,圣光威力再强又有什么用呢?
要么挑飞他的剑,要么等他累到维持不了圣光,再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好像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于是他也认认真真地摆出架势,等待对方的攻击。
而骑士盖尔却也没有急于进攻,他只是紧盯着凯文的眼睛,继续凝聚圣光。
他也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只要想办法砍中一剑就行了。”
两人的气势都不断攀升,一个剑术高绝,一个神力强大,都有机会一击而胜。
双方慢慢挪着步子,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他们都在等待最佳的出剑时机。
一触即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