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连续发生的事件已经将莱昂内尔的愤怒推至极限,这怒火已经焚尽了他的理智。
眼看着平时一起共事的老大哥骑士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受到侮辱和身受重伤,铁甲骑士无视双方的实力差距,爆发了。
这记“制裁之剑”是他毫无保留的最强之剑,因情绪的激动与面对强者的压力,他发出的圣光炽烈如火焰,挥出的剑招势头如流星。
比他自己印象中自己此生曾挥出过的最强一击还要凌厉三分。
也许给他点时间好好琢磨一下,他的剑术与战斗神术都会更上一个台阶。
但对上眼前的神秘女子,这一切都是泡影。
女子依旧是头也不回地轻轻挥手,却带起了音爆之声。
洁白如玉的纤弱手掌带出一串残影,后发先至地拍上气势逼人光芒四射的重剑。
这次所有的旁观者都不觉得巨大的剑能占上风了。
果然,骑士的剑与圣光倒卷回去,劈中了他自己的肩头。
肩甲碎裂,板甲锁甲与内衬的棉甲都不能稍稍阻挡直透而入的强大力量,骑士右肩部的骨头与肉都被震成一滩烂泥。
骑士持剑的双手也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显然双臂骨头已被震成数段。
莱昂内尔跪倒在地,咬紧牙关忍住不惨叫出声。
连凯文都替他觉得疼。
好在他很快就晕了过去。
整个过程中,女子的左手一直捏着凯文的长剑,视线甚至没有稍稍离开少年凯文的那张脸。
看着面具后面那双明亮无比的眼睛,凯文冷汗涔涔而下:“带带带,我带您去……”
“哦。”
苜闻言松开手,当先朝人群外走去。
围观的士兵们没一个敢多说话,自发地让开一条道路。
几个不开眼的站着没动,苜随便捡了一个离得最近的打飞了出去。
剩下那几个忽然让得比谁都快。
凯文低垂着头跟在后面,之前的意气风发好像梦一场。
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遇到的是天下有数的强者,只觉得自己的确剑术未成,而且打赢了几个弱者就膨胀,实在太不应该了。
今后还是更加努力练剑吧。
好在虽不知道这个厉害得吓死人的女人是谁,是否会危害到文德先生,但既然要去的地方是高手如云的讨逆军的大本营,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女子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忽然停步。
“你没马?”
凯文脑子里正在想些有的没的,听到女子忽然跟自己说话,很是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表情太明显被看穿了想法。
好一会儿他才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