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骑着“赔”来的战马,一路回了铁甲熊军团驻地。
苜不疾不徐地跟在后面,无鞍无辔的高大骏马在她的身下老实温驯得像只小狗,也不知她是怎么训练的。
路上,两人还碰到前来营救的骑兵斥候部队。
这明显都是身中三箭还成功逃掉的小队长邓普斯的报信的功劳。
看着这些今天之前还素未谋面的骑兵斥候都冒着生命危险来救自己,凯文感激不尽,连再次确认自己“剑术未成的弱者”身份的郁闷也减轻了不少。
而听说女子是凯文的救命恩人,这些骑兵也都纷纷敬了军礼致谢,让凯文更加感动不已。
“还没有真正开始朝夕相处,袍泽之情就已经显得如此伟大了啊……”
他却是不知道,按铁甲熊军团的军法,战场上不听号令者,斩;临阵退缩者,斩;抛弃长官者,斩;长官失陷而不救者,斩。
所以他的事情还没等被报上去,自己的这些直属部下便直接跑出来救了。
他现在可是坐实了没事找事、进部队第一天就差点被敌人俘虏的纨绔子弟的名头了。
他毫无察觉。
斥候们很快回营,并分出一支小队护送两人骑马驰向大本营所在地。
说是护送,恐怕也存了不让凯文再乱跑惹祸的心思。
当然,对这一切凯文仍是毫无所觉,依旧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
大营很快就到了,问题也马上就出现了。
这个戴着面具的强大女子根本不肯交出自己的武器,并干脆无视了要替她保管武器的卫兵。
没确认身份的外来人员白来就要接受审查,在此期间如果要进出军事重地也自然要被解除武装。
所以营门守卫们很不高兴。
于是凯文吓坏了。
他惧怕的对象当然不是卫兵。
见守卫们一脸不爽地打算“胡说八道”些什么,见识过神秘女子那动辄出手将人重伤的性格的凯文一个激灵,立即派了个看起来比较机灵的部下进去给“圣者大人”报信,并陪着笑脸没话找话地岔开话题。
于是两人下马等待,一个清冷淡然地站着,一个满头大汗、一脸“谄媚”地陪着,看得凯文的新部下们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
他们根本没见识过苜的厉害,又不清楚她的来历,只觉得自己这空降下来的新长官不但年纪轻、没经验、爱惹祸,而且也太没点男人的样子和军人的骨气了。
真是给熊徽军团丢尽了脸。
好在他们并没有等待太久,里面很快传回了放行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