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五世坐直身子,又道:“可惜只搬来了一把椅子。”
“无妨。”
“圣者大人”轻轻挥手,一把一模一样的木制躺椅便凭空出现,她也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上去,还惬意地在上面舒展了一下身体。
刚躺稳,一把大牛皮伞和一张放着冰饮的小木桌也凭空出现,木桌上还比莱特五世的桌子上多了几盘小点心。
“尝尝手艺。”
随手递了一盘附带银叉的小蛋糕过去,待莱特五世接过,“文德”也转头看向大海,道:“陛下忽然向‘父神’祈求海滩的景色,倒是好兴致。”
“也说不上什么兴致不兴致……”
莱特五世将蛋糕随手放在自己的小桌上,解释道:“只是上次听我女儿说她现在守在塞得,那城市我过去也去过几次,想到了那里城北的海滩,便忽然想看看海。”
“陛下是担心了?”
黑发神官听出了莱特五世的言外之音。
“如何不担心呢?没有我在背后铺路,她要独自对抗的可是那个查理一世。”
银发男子轻叹一声,转向着“文德”,目光灼灼道:“我知道你们谋算了许多东西,但我还是配合你让我的女儿全力对抗查理。只希望你们能信守承诺,保她无事。”
莱特五世并不是坊间传说那般昏聩无能,只是重病缠身无力反抗,便干脆藏拙装傻罢了。
现在身处“天堂”的他,疾病尽去,重获青春,附带着连上位者的气势也强了许多。
————————————————————
莱特五世疑心病很重,其实他直到现在也不完全相信自己身处天堂。
虽然他也无法证明这里不是。
之前他之所以笃定地跟自己的女儿说这里是天堂,一来是想让她宽心,二来便是出于“圣者文德”的授意了。
而且他之所以与“圣者大人”合作,除了因为“文德”掌握了他身处的环境、甚至可能还有他的生死以外,更多的是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
双方虽然有着共同的敌人和共同的利益,但赌注毕竟牵涉到了他的宝贝女儿。
所以他是不愿赌的。
她是他全部希望的寄托,更是皇家嫡系的未来。
如果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她的安全,莱特五世宁愿将自己的女儿交于敌人之手。
最起码查理一世那时还不愿杀她的。
只是他无法跟其他任何人联系和达成政治交易,所以便只能将保护女儿的希望寄托在这个人身上了
————————————————
“这可……不太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