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媚气十足的声线忽然响了起来:“这二来嘛……那里可是绝好的接头地点哦。”
话音刚落,一位妖艳丰满的性感女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边走边拍手娇笑道:“刚到就被您发现了,阁下好强的感知能力。”
颓废中年哼了一声,抚剑道:“剑术更强呢,要不要试试?”
剑拔弩张之际,城主大人却不知死活地又从地道中艰难地爬了出来,边爬边大着舌头道:“埃尔维斯……你这家伙……想……想要摔死我吗?”
颓废剑士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
喝傻了吗?
——————————————————————
在舒格曼将军的指挥下,教廷先遣军虽然战败后撤,但元气未伤。
立足一稳,便捡了与塞得城遥遥相望的险要处扎下坚固的营盘。
接着,教廷军开始收拢败兵,并继续封锁各处交通要道。
两军偶有小规模交战。
但出动出击的话塞得军败多胜少,攻城战教廷军也占不到大便宜,于是两军便开始了对峙不动的“静坐战”。
“静坐战”中,塞得城得以加紧训练兵源、巩固城防、发动城中居民帮忙守城。
教廷军的状况也不差,他们的营地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后方的粮食、军械和兵源的补给,说起来休战的好处还更大一些。
另外,他们从始至终都给塞得军留了一个逃跑的地方。
那便是城北的港口。
虽然塞得现在还是宵禁状态,全城军民也算是在公主的庇护下情绪稳定,甚至可以说是士气高涨的。
但还是几乎每天都有大量避乱的民众拖家带口由北部港逃跑。
于是留在本地的船越来越少了。
作为商业都市,陷入战争让塞得的市场渐渐无利可图。
除了些准备发战争财的武器和粮食商人,往来的外地商船也几乎绝迹。
——————————————————————
明知道教廷叛军这围三阙一的行为是想要瓦解守军的斗志,但书记官尤莉却真的很心动。
她越来越想让公主殿下先逃走。
塞得一座没有救兵的孤城,守城士兵因素质问题,又远不能支持与叛军作战。
这么困守下去,希望渺茫。
而且塞得港没有舰队,只有些武装缉私船。
再这样下去,如果有一天被教廷封锁了海面,就是想跑也跑不出去了。
但公主殿下压根就没这个意思。
她这些天似乎更喜欢睡觉了,没事就在院子里边晒太阳边小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