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杰尔德面露惊奇之色。
“这便是公主殿下的圣剑吧?的确出乎意料地强大。”
只见塞得南城门大开,那位银发的女武神再次率领皇家骑士团冲了出来。
城门外护卫着攻城车的厚实部队被刚才那惊天一剑直接劈穿,数台攻城车都成了没用的碎木堆。
皇家骑士们随后冲锋,踏出一条血路。
大门在公主等人冲出之后再次关闭。
皇家骑士团没有和城下的军队纠缠,再次选择了斩首战术,向教廷军大本营冲来。
毕竟现在塞得全城都快陷落,如果能成功将教廷方主将或擒或杀,也许还有一线胜机。
但既然是用过一次的战术,必然会被敌人着重针对防守,这似乎是公主在绝对劣势下不得已所作出的最后一搏。
“勇气也不错。”
这个精神矍铄的健壮老人单手取下后背上一人多高的金色巨剑,吐气开声,大声喝道:“前面那些碍事的家伙,都给我老人家闪开!”
声若炸雷,滚滚而下。
情势与七天前的攻城战惊人的类似,山丘之下原本护卫着本阵的教廷军军人再次向左右两边闪开,让出了一条通向山顶的路。
老人巨剑一挥,身后约千人规模的圣殿骑士骑兵方阵齐身下马,拔出武器。
这些都是他从莱特带来的直属部下,跟他本人一样,是这七天内陆陆续续从陆路赶来的。
军团长皱着眉头想了想,将舒格曼将军叫到跟前,问道:“上次就是这么多人被人一下子冲散吗?”
“是的。属下无能。”
“嗯,看好了。”
——————————————
山下的皇家骑士在银眸公主的带领下再次顺着教廷军故意让出的道路展开无所畏惧的冲锋,他们明知道这次恐怕会遇到各种针对性的陷阱,但仍毅然决然地跟随着他们的女武神突入死地。
“也是群勇士,可惜了。”
山顶的高大老人闭上了眼睛,将看起来足上千斤重的粗大巨剑单手拎起,贴至额前。
气氛变了。
圣光暴起,带起砂砾与狂风,几乎组成了一个直上云霄的龙卷风暴。
老人静立不动,似乎与手中巨剑化为了一体,如一尊神像。
风暴散去,天空中却忽然出现了一柄巨剑虚影,接天连地。
空气从刚才的躁动改为凝滞,一股苍凉悠、至正至大的气息自剑影上溢出,锁定于正在冲锋的皇家骑士团与银眸公主的身上。
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察觉这股气息的存在,但公主身上的圣铠“星河”与手持的圣剑“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