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圣殿骑士先是愕然,继而愤怒。
骑士剑纷纷出鞘,圣光暴起。
但这位银眸的公主依旧低垂着头,缓步前行。
星辉闪烁,她再次挥剑。
围着的神殿骑士举剑招架者有之、挥剑劈斩者有之、远程施法者有之、闪身趋避者有之,但不论他们做什么,公主每踏出一步,便有一人人头落地。
一步杀一人。
这些被拉杰尔德军团长待在身边的圣殿骑士似乎更加有勇气和荣誉感,竟无一人后退。
于是便无一人生还。
公主就这么低垂着头,一步步向山上的敌人本阵走去。
他还在继续她的“冲锋”。
“值得敬佩。”
山顶的矍铄老人点点头,但又摇摇头:“但戾气太重。本想带殿下回去的,但看来……殿下想要求死是吗?”
明明投降便不用死了,为什么要战斗到如此地步呢?
现在的年轻人啊……
——总算是还有一个能入眼的。
————————————————————
城头上的守军被老人的雷霆一击镇住了。
隔着十数里的距离一剑将城墙劈为两段,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甚至好多人已经失了了勇气,准备放下武器。
但见到那个孤独前行的虚弱的银发身影,公主军战士们忽然又热血涌起。
许多人大叫着发泄自己的恐惧,似乎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这种行为仿佛能传染,很快城墙上下便有数千人吼叫起来,声震四野。
忽然,一个伏在巨大的魔傀儡头上,状若疯狂的眼镜少女自城墙上跳了出去。
接着,号角声起,一群禁卫军团战士也冲了出去。
于是,这些人似乎得了什么启示般,同样呐喊着冲出刚刚被老者破开的城墙,向教廷军冲锋而去。
教廷军方阵迅速合围,好不容易才将他们的去路封锁。
两军犬牙交错,互相绞杀不止。
若不是教廷军反应迅速,说不定已被这些人冲到本阵。
——————————————
“果然是‘女武神’吗?看来,你不倒下,你的军队便不会停止战斗。”
老人叹了口气,金色巨剑再次被他举起。
他身后的圣殿骑士们亦再次举起了剑,却被他伸手阻止。
“刚才是军队对军队,现在是个人对个人。我老了、她伤了;我境界高、她兵器好。勉强还算公平。”
空中再次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巨大虚影。
这次却是柄锤子。
并非战锤,而是把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