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里德·勃朗特红衣主教的孙女吗?”
虽然基层的人员多半并不认识神官少女海伦,但像拉杰尔德这个层次的教会大人物却鲜有没见过她的。
见状,洛克担心下面那个少女真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不好跟那个堂弟交代,也赶忙跑上前去指认道:“没错,她是跟我一起来的,因为这孩子与渎神者伊丽莎白关系太好,我担心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已经将她安排在军营,还派人看管。却不料她还是出来了……”
老人已明了他的言外之意,摆了摆手,打断道:“知道了。倒是个重视友情的好孩子,真死伤在这里倒让我没法跟他祖父交代了。”
他并不知道海伦除了友情,对伊丽莎白还有别的更深厚的情感。
赞赏之下,自然是传音给前方的圣殿骑士下达了活捉的命令。
于是圣殿骑士们互相看了看,分出十余人甩蹬下马,逼上前去,打算将少女控制住。
有欺负受伤的柔弱少女虽不是骑士所为,但职责就是职责。
————————————————————
刚才星芒的在护主的同时,似乎以某种方式警告了银发公主“危险的临近”,并在无法传达之下给予了她某种神秘的刺激。
于是,原本重伤昏迷的伊丽莎白,此刻睁开了眼睛。
她伤得非常重,全身肌肉撕裂、脏器移位、每个毛细孔似乎都有血珠渗出,也许现在她保持昏迷状态还比较幸运。
但既然醒过来了,她便又是那女武神了。
看着眼前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女,公主很快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
意念一动,两件皇室宝物提供了她所需要的魔力,银眸少女艰难地踏前一步,右手拄剑,左手将神官少女揪住,拉到了自己身后。
一个连站都站不稳的少女,只做了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强大圣殿骑士却同时停步。
虎死余威在。
“伊莎姐姐……”
神官少女先是一惊,接着惊喜道:“您醒了?”
蠢问题,但伊丽莎白却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仿若四下无人般用轻松的语气道:“我醒了……你是来救我的?”
只是声音甚为微弱,几不可闻。
神官少女重重点头,见不用担心再被星芒攻击,立即施展“治疗术”给伊丽莎白治伤,却全然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势也不轻。
伊丽莎白却摆了摆手,轻声道:“我穿着‘星河’,比你的神术有用……你……还是先顾自己吧……不……你干脆跟他们走吧。有你爷爷在……他们不会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