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吓坏了,几乎惊叫出声。
但这位少女依然想着保护怀中的公主殿下,于是她本能地趴在了伊丽莎白身上,如一个普通女人保护孩子般以脊背和双臂护佑着怀中佳人。
行为虽然勇敢,但她的身体还在止不住地颤抖着。
这动作……算是护崽子的小母鸡吗?
夜月的嘴角终于向上勾了勾,甚至起意想要再吓吓她。
但她终归是来办正经事的。
于是她以尽可能平淡温和的语气问道:“你怀中那孩子伤得很重。我恰好懂点医术,要不要我帮着看看?”
她一开口,少女的身体便如触电般般跳了一下,但她还是回过头来结结巴巴、可怜兮兮地问道:“您……您说的是真的?”
不会是想把伊莎姐姐骗去吃掉吧?
“要吃就吃我好了,只要您放过她……”
夜月没有理会这句语无伦次的话,而是再次和颜悦色道:“不如你问问本人的意愿?”
少女低头看去,发现伊丽莎白虽然现在深受重伤、失血过多又历风寒,已是面无血色、说话困难,却依旧向着那个黑袍女子方向伸出手去。
这位公主殿下见夜月注意到了自己,银色的双眸越发明亮。
“这……这是……”
到底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呢?
神官少女依旧很疑惑。
夜月没有再理会神官少女,而是自顾自走近几步。
于是公主那只抬起半天的玉手,终于如愿地抓住了黑发美人所着那件玄色道袍垂下的宽大衣袖。
“你还认得我?”
亡灵女王注意到伊丽莎白那不寻常的焦急反应,和声问道。
银发少女努力点了点头。
夜月微感惊讶,她并不知道对方对自己是如何刻骨铭心和念念不忘。
她只觉得十年前一次偶遇和恶作剧,竟被当时还是个小孩子的伊丽莎白将自己的面孔记到了现在,也许这是位从不遗忘的天才也说不定。
“那便好办了。我是来履行你‘梦中’的约定,搭救你的。”
夜月权杖一顿,展开“扫描”。
“嗯……内出血……多脏器破裂衰竭、软组织挫伤、每肌肉大面积撕裂、鼓膜破损一只、虹膜渗血……肺部炎症……脱水……严重贫血……”
夜月越诊断越是赞许。
如此状况还能醒着,这少女的意志到底有多坚强?
“那么,契约即将完成。睡会儿吧,醒来你就会痊愈。”
亡灵女王柔声道。
但,这位银发的公主殿下,依旧倔强地盯着她的侧颜,口中终于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