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睁开了眼睛。
“您醒啦?”
床边两位不同气质的美少女以惊喜的语气异口同声地道。
夜月的医术果然神奇。
此时这位公主看起来已经痊愈,只是因为曾大量失血,脸色有些苍白;又因被夜月搬运了不少血肉骨髓修复内外伤处,显得有些消瘦。
日后补充些鱼肉果蔬便没事了。
床边两人一直关注着这位她们共同爱慕的对象,因此也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位公主的清醒,此时都一副恨不得投入其怀中的样子。
只是这位殿下却似个不解风情的,神志一明便猛然坐起,顶着重伤初愈的眩晕感,焦急地问道:“她呢?她在哪里?”
两人同时表情一黯。
书记官尤莉因是公主近臣,平时便习惯了替她处理事务,这时便先反应了过来,道:“我替您去请她过来把。”
“赶上了吗?太好了。”
银发公主的神情这才一缓,微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这一笑,虽有些似弱柳娇花的病容,却也明艳得惊心动魄。
——马上便要再次见到憧憬了十年的心上人了。
书记官看得几乎愣住,她脸色绯红,结巴道:“没……不麻烦……殿下请稍等。”
说完,她便掩饰什么似的推了推眼镜,快步离开房间,逃也似的去了。
伊丽莎白似是并没有在意这些,只顾痴痴地想些什么。
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床边,见少女神官海伦拄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脸看,这位心情甚好的殿下又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发。
少女神官也立即红了脸。
但银发的公主殿下再次无视了床边人可爱的娇羞之态,只顾着盯着那漆着金粉的红木房门看个不停。
没多久,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两声敲门声响,门开了。
只见书记官引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其一是城主拜罗,另外一个,是个女人。
这女子,身材高挑、曲线玲珑、姿态极媚、眉目含春,美艳不可方物。
实在是个难得一见的性感美人。
但床上的公主殿下的视线直接越过了她,只顾着看她身后那扇门,半天也没有说话。
明显是在期待着别人进来的样子。
于是一并被忽视的拜罗城主轻轻咳嗽了一下,道:“殿下,听说您要见夜之国特使。人已经到了,这位便是维安帕尔女士。”
美艳女子娇笑道:“叫我玛丽就可以了。殿下可是有什么事情要问?”
——————————————————
经过一番解释说明,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