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萨拉姆城哲伊士区的东南,有一处宽阔的铺砌广场。
不分季节,不分早晚,这处广场总是跪满了虔诚祈祷的朝圣人群。
人们朝拜的祷告的目标,便是广场的尽头,那处光滑的岩壁。
“默,那便是维亚多勒罗沙之路的起点了。”
此时,一个身着白色神官袍的俊美男子与一个棕发小女孩来到了广场边缘。
正是夜月和默。
她们离开住处之后便变装来到此地。
默也是习惯了。
夜月每次化身“圣者形态”,她就跟着换个对应外形——深色的头发、换掉瞳色、改变一下脸型。
虽然每次都和原来有三分相像,但不是朝夕相处的人很难看出来。
两人明显来晚了。
现在石壁前挤满了人。
广场上排在后面的人也想近距离接触这个石壁。所以人们只能排着队,轮流到石壁面前祷告。
默稍微计算了一下,排队轮到她们,说不定要等到晚上。
但夜月看来并不打算等。
她不变装的时候总是隐于暗处盘算着阴谋,但一变成“文德”的样子,却是怎么显眼怎么来。
只见这位白袍的英俊神官忽然便抱着身边这个漂亮小女孩浮空而起,身上光辉流转,一对光之羽翼在背后若隐约现,头顶更是有一个金光闪烁的光之冕浮现出来,端的是神仙中人、下了凡的天使。
广场中的人群本就是虔诚的光明教徒,许多人甚至以为是父神显圣,纳头便拜,祈祷不休。
“文德”也不解释,微笑着致意,飞过人群头顶,直奔石壁而去。
她怀中的默,虽仍是一声不吭,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满脸通红。
石壁很快到了,刚才还抚摸着石壁祷告的民众自发地让开一个圈,白衣神官也不客气,直接便落在那里,站立不动,浑身圣洁的光华依旧闪烁流动不休。
人们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敢在这种地方弄出这么大阵仗,便绝对不是凡人。
一时间,祷告着有之、跪拜者有之,有见识些的,觉得他应该是高强的神官,还凑上来想要套套近乎,场面一时有些混乱。
但“文德”便就那么微笑着站定,闪着光,不言不动,好似在等待什么。
不久,石壁前忽然浮现一个穿着破旧亚麻袍子、面部沟壑纵横,身上还脏兮兮占满尘土的老人。
老人一脸愁苦的表情,身上的服装破旧不堪,浑身上下也没有任何饰品,实在像个乡下的贫苦佃农。
但人群中却有人将其认了出来。
“咦,这不是德维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