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这广大的岩洞,怎么看也是一个近似圆形的空间,根本就不像一条路。
仿佛再次看穿了小兽人在想什么,愁苦老人再次介绍道:“这条维亚多勒罗沙之路是圣者克里斯特回归天国之前所走。共分为十四段,这里是第一段。每段都残留着那位圣人的一部分思念、情感和经验。每一段也都留有他当时留下的痕迹,如脚印、如掌印、甚至是一些意义不明的划痕。这些痕迹上面也都留有吾辈可以参悟的东西,如神术、如武技、甚至还有音乐绘画。最可贵的是不同职业的人,在这些痕迹和思念上看出来和能学到的东西也都不一样。这才是真的神迹。”
见“文德”一副“早已了解”的微笑,老人再次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又道:“看来你也是做过功课的,我就快点说吧。跟进来的时候一样,维亚多勒罗沙之路的每一段都有很多种方法可以通往下一段路。越往后越难走,待在里面需要的修为也越高。当然,被我带着走过去也是一种方法。请问‘受膏者’,你看起来相当自信,是想用哪种方法呢?”
“文德”笑道:“我在外面还有些琐事未办完,所以时间很赶。这道路的尽头又有我想要的东西,本该跟着先生进去拿了就走的。但这里我们的确是第一次来。那么,便顺便先自己逛逛看吧。三天之内我若过不去,再劳烦先生来接我。”
外面教廷和皇室正打的热闹,不赶紧拿完东西去趁机搞点事情实在说不过去。
所以便定三天吧,三天参观不完就走。
老人点了点头,好似根本便不在意,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受膏者若被关在外面,尽管叫我。”
说完,他转身走向一处岩壁,也不知他做了什么,转眼便消失不见。
围观诸人互相看了看,忽然一窝蜂地冲到那处岩壁之前,推挤着要观察那里有什么特异之处。
毕竟,这里已经被这位老人证明有可以进入下一段路的入口。
夜月自然没有去凑热闹,因为她现在已经觉察到现在的这段“路”上,不仅有一个“入口”存在。
就跟那位老者说的一样。
她现在虽然失去了力量,但权杖的威能还是很好地帮助了她。
不但瞒过了刚才那个老人,还很好地弥补了她现在弱到极点的感知能力。
虽然以她的标准来说,现在不管去感受什么都好像隔着一层纱似的,但总却已经比世上绝大多数所谓强者要厉害了。
比如,她现在不但已经觉察到了好几个“入口”,还感觉到些奇怪的魔法元素和灵魂碎片,另外还有一道淡不可查的威压存在。
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