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一窒。
虽然对这个男人第一印象很不好,但对方一直骂不还口,倒显得自己太咄咄逼人了。
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这位男子身边的那个小姑娘挡在了自己面前,瞪视着自己。
见自己注意到了她,这小姑娘还冲自己露出了牙齿。
那绝不是个笑容,应该说是很像某些猛兽在威胁别的动物不要靠近的时候所露出的威胁姿态。
“……好自为之。”
好像忽然间泄了气,这个少女转身便走。
待走到一处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她念了几句什么,也消失了。
原来是个已经通过第一段的人了,难怪说起话来那么有底气。
也不知她现在在第几段修行。
夜月拉着看起来怒气依旧满满的默,离着人群远了点,道:“刚才那丫头语气虽然不好听,但说话的内容倒也没什么问题。机会难得,你也好好在这儿参悟一下吧。你也听到了,我最多在这里待三天。”
“好。”
小兽人似乎已经有了什么体悟,答应一声之后,自顾自闭上了眼睛。
夜月点了点头,也开始继续中断的感悟过程。
旁观诸人见没人再去带头招惹这个白衣神官,虽大多还是一脸不爽,但也还是各自散去了。
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文德”被区别对待,就算是有什么隐情,也说明他有被人区别对待的理由。
不清楚原委之前,贸然与之为敌总是不好的。
相反,像刚才那个跳出来当出头鸟傻丫头才是少见的奇葩。
——————————————————
“嗯,的确是流动的。”
除了刚才感受到的魔力、灵魂碎片与威压,还有一种奇特的能量,如水流和气流般朝一个方向涌去。
这种能量和夜月以前所见识过的所有属性的魔法能量都有所不同,而且极隐晦。
夜月现在魔力全失,虽有“权杖”帮忙,感受外界能量也总不太真切。
若不是她这段时间解开了一点与“权杖”一起发现的那本黑色龙皮书的内容,也许她会将这种能量当成是施展某些魔法后逸散的少许乱流杂质而予以忽略也说不定。
既然这是“龙皮书”中有所提及的能量,大概便是关键所在。
于是她跟着这种奇妙的能量走了一段距离,发现这种“流动”将她带到了一块大石之前。
那些“流动”着的隐晦不明的能量,在这里形成了一处“眼”。
形象点来说,就好像河流的旋涡一样。
在这里应该会有发现。
大石上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