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接连看了十几处“眼”。
有的是划痕、有的是裂缝、有的是掌印,甚至有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都有所得。
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
她的行为引起了洞中人的注意。
事实上,这些人从她出现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她。
但见她两个小时不到,就连续查看了十几处“圣人遗迹”,都感到很震惊。
这些人有的已经在这个洞里呆了几个月甚至几年了,当然知道些“圣人遗迹”的位置。
所以他们也自然知道这位“嚣张的白衣神官”找到的地方全都是对的。
其实,光是这些“遗迹”的位置,都是很难找的。
光靠自己摸索的话,很可能出现连续几天对着些疑似“遗迹”,实际上却毫无意义的自然岩壁冥思苦想。
尤其是新进来那些人,只要聪明点的,要么跟在“前辈”们后面亦步亦趋,人家看什么自己就跟着看什么;要么就是干脆花些代价,直接在“前辈”手里求到几处准确的“遗迹点”。
而像眼前这位一样一找一个准的,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而且“白衣神官”对待这些“点”的态度也很让人不爽。
这个神官基本上可以说是随便看几眼就换下一个“点”了。
相比那些找准一处圣人遗迹,就啃着干粮喝着凉水不眠不休地几天几十天盯着不动的人,这神官简直在暴殄天物。
这群人看他的目光已经像是古董行家见到一个老农在用几百年前的瓷盘装狗粮喂狗一样了。
————————————————
夜月没有在意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事实上她现在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顺着那种“流动”,她又经过了几个点,终于到了一处“入口”。
她看得出来那是“入口”。
这位黑魔王甚至能预感到自己只要综合一下前面几个“点”所得到的东西,以运使魔力的方式来“开门”,花不了多久便能够直接穿过去。
但,她已经没有余力这么做了。
夜月失去力量后薄弱的精神力对她的限制太大了,现在睡意已经一波波向她涌来。
事实上,因为不经意间太过沉浸在那种隐秘能量的流动中,她已经过度使用了自己的精神力。
能支持到现在,已经是超极限发挥了。
这还得益于她这段时间以来不间断地破除封印的努力,以及对神器“夜与影之权杖”越来越熟练的运用。
所以,该回去喝点药剂或者干脆睡一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