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没有出声,她甚至没有多瞟一眼这个苦修士少女,而是以一种很期待的眼光看着“文德”。
“白衣神官”当即明了了她的意思。
“他”笑了笑,冲她摆了摆手,道:“去吧。”
于是兽人幼女露出了一个颇为灿烂的笑脸。
苦修士少女这时想当然地以为这个黑发神官已经放行了。
她倒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但这神官既然这么出乎意料地明事理,她便冲对方点点头,准备上前去将那个幼女领走。
但兽人幼女却还是理都没理她,直接朝洞内走去。
少女下意识地跟了两步,还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事情不对。
这幼女根本就没有跟自己走的意思。
果然,那小女孩头也不回地走到一处看起来像是掌印的“痕迹”前,略观察了一下,便忽然向前挥拳。
纤细的手臂竟好像蕴含着无穷的力量,甚至还带着庞大的魔力波动。
“啵”的一声,这处空间好像扭曲了一下。
接着,幼女的身影便消失了。
余下诸人又是一片窃窃私语。
苦修士少女脸上也颇不好看。
这小孩子看来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但资质却的确太好了。
第二天便冲出第一段路,这资质是百年难得一遇的。
少女自己已经被德维士先生评为最近几年甚至几十年资质最好的苦修士了,但这小女孩的速度比当年的她也差不了太多。
而且这小女孩其实应该昨天就进入第二段路的,要不是那个讨厌的家伙从中作梗的话。
想到这里,苦修士少女转头狠狠瞪了“黑发神官”一眼。
“文德”却微笑着摊摊手,也向内走去,看来也是要去继续参悟神迹了。
少女咬了咬牙,想要教训数落对方几句,但张了张嘴,却又发现对方好像也没有真的做错什么,憋了半天,才对着“神官”的背影道:“你真的不肯放手?这孩子留在你的身边会被毁了的。”
“文德”却又笑笑,头也不回地道:“这件事,我尊重本人的意愿。她若要走,我也不会留她。”
这的确是夜月的心里话。
毕竟处于对月嘱托的义务她才留对方在身边的。如果这孩子生了二心,这位亡灵女王也的确不会留她。
但这在对她有成见的苦修士少女听来,又是一句实打实的嘲讽。
“你不要后悔。”
少女留下一句狠话,也离去了。
剩下一伙看热闹的,以怜悯的眼神看着这个神官。
惹了不该惹的人